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家教频道 > 教育社会 > 正文 返回首页
盲人大学生郑荣权到盲校任教受阻
“高考这一路走来比推拿难得多”
www.zgxzw.com  2019/5/5 11:29:51  来源:极昼
分享到:

原标题:盲人大学生郑荣权到盲校任教受阻,“高考这一路走来比推拿难得多”

文|张艺 编辑|陶若谷

高考后郑荣权接受了很多采访,外界给了他一个“身残志坚、可以克服一切困难”的“高大全”形象。但他觉得自己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90后大学生——作息特别不规律,有时候熬夜看个球,第二天就睡到中午;总打呼噜,被室友“投诉”好几次;还有拖延症,总是拖到deadline,效率才变高。

四年前,他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考上浙江一所全日制大学念本科。今年,24岁的郑荣权和834万高校毕业生一样面临就业。在南京市盲人学校高中政治教师的应聘考试中,他和三名健全考生竞争,考了第一。

2019年3月22日早晨,他到南京鼓楼医院参加入职体检。医生问他视力多少,他答,“两只眼睛都是0.05”。按照规定,视力达不到4.8会认定为“体检不合格”,他因此无法进入后续环节。

“他学的是师范类,报考的是盲校,还因为他看不见不要他,这不是很讽刺么?” 视障人士王志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理解,但也有人对郑荣权的教师资质提出疑问,“怎么照顾同为视障的学生?上课学生溜出教室怎么办?学生出现突发事故怎么办?”

“我的残余视力足以让我看见一个活人从教室走出去。” 郑荣权在微博上回应。他代课期间的前辈老师何洁公开在媒体上认可他的专业水平——有一次集体备课分析试卷,他不假思索地指出某个学生错题的位置。

郑荣权曾在文章中写道,“我环顾四周,发现壁垒重重,通向远方的只有按摩一条路。” 即使考上大学,他明白,仅仅突破了壁垒的第一重。“高考这一路走来比选择推拿要难得多。”现在的90后都在说“佛系”,他却没办法认同。他和我们讲述了131天以来的求职经历,也断断续续提到过去为此而努力的日子。

在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寻求成为“正常人”的跨越。

口述者:郑荣权 22岁 温州大学思想政治专业应届毕业生

(郑荣权生活照片 受访者供图)

“我没有不一样”

从出生开始,我的眼睛只能勉强感受到光。小时候我没太意识到自己的不同,我的哥哥也是先天盲人,但父母不会把我们藏着掖着,都是大大方方带出去,当成健全小孩一样要求,让我们帮着做家务、自己穿衣服。我和健全的小孩子一起上幼儿园,他们玩儿的我也都能玩儿。

我从小学开始念盲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高中转到青岛的一个盲校,那里有不少厉害的同学,我考了一次第五,算是第一次尝到受挫的滋味。

偶尔,我也会被欺负。八岁上学前,有一次我在路上走,撞到几个外地来的小孩,他们就拿树枝打我,追着我打,打一下,跑一下,我看不见,想追,但抓不着他们。

在大学里念书,没事我会看下电影。看之前我一般先去豆瓣刷下简介和评分,最近看了一部《地久天长》,王小帅的片子,175分钟,还在柏林拿了银熊。结果进场一看,不到十个人,我心想,“哇,这么冷清?” 坐我后面的女生,她们刚开始一直在打游戏,咋咋唬唬挺烦的,结果看到一半就哭得泣不成声。

我能看清大的动作和人物特写,看清这个人是男是女,但看不太清表情。快速的打斗、奔跑我也看不清,获取信息主要还是以听为主,所以我不看外国片,因为我英语不好,又看不见字幕。但我不坐第一排,仰着头多难受啊!

大二开始,我在辅导员的公号里更新文章,写我的大学生活,已经写了16篇。没想到收到很多回复,还有香港的视障朋友给我留言。我平时刷微博也知道,有人遇到困难了会发帖求助,所以这次,我也在微博上“艾特”了好几个教育的大V,没想到被一个阅读方面的大V看到,转了我的文章,最后有接近8000的转发。

但我的文章有不少错别字。我需要依靠读屏软件的帮助,主要用键盘操作。打开电脑之后,我会按方向键,在桌面的图标中找到要打开的应用程序。在这个过程中,读屏软件会读出“计算机”、“word”等等,我再按回车键就可以打开。

如果要打我的名字,就在键盘上输入名字全拼后,软件就读出“郑荣权”三个字,我按空格确认就可以了。有时需要选字,那就要按下光标,会提示我“姓郑的郑”、“光荣的荣”、“权力的权”。打得快了,来不及每个字都听这么详细确认,难免就有错字。

2015年,我参加全国高考,考了570分,上了浙江省文科二本分数线。刚进大学我成绩特差,全班40个人我排第30名。花了两个学期,我才考到前10名,一直保持到现在。2018年我拿到教师资格证,想着终于可以当老师了。

这次去应聘南京盲校,我笔试面试综合成绩第一,没想到卡在最后一步——体检,视力不合格。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我就知道将来会做按摩”

我知道站上盲校的讲台有多不容易。此前,还没有过公开招聘盲人教师的先例,我需要更多的经历来证明自己。

大四的课很少,一开学我就去了温州二十三中代课,教初一两个班的“社会与法治”课,每周上10节。我知道以后进普通校做老师是没有可能的,这也许是这辈子唯一的机会了,我很珍惜。

开学那天,班主任给同学介绍我,没有说到我的视力。我说大家好,同学们觉得老师有什么不一样吗?他们说老师你很高,我说对,很高,还有呢?他们说老师你的眼睛……我说对,眼睛。我还说,老师的视力不好,不见得能看到你们每一个人,但是不要觉得这样你们就可以开小差,我有其他方式发现你们。

最痛苦的是批改作业,我要把作业放在助视器前面,就着强光一个字一个字挪着看。全班30多个学生,我平均每次改作业要一个半小时,改试卷的话时间翻倍。后来我想了个办法,让他们把所有的选择题答案写到一起,叮嘱他们把字写得好看一些,别说,速度还真快了些。

在2014年之前,我从来没想过有做老师的可能。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我就知道将来会做按摩,就像知道“1+1=2”一样。初中校庆,杰出校友回学校演讲,有做曲艺的,有做音乐的,但我听到最多的是,“谁谁开了多少家按摩连锁店,雇佣了多少推拿师,年收入上千万,造福社会同时造福我们盲人自己”。老师当然也会骂我们学习不用功,夸“谁谁学习多不容易,谁谁打算考大学”。

可我比较困惑,那些开按摩连锁店的学长,多数是专科或中专出身,成功的原因和学习关系也不大。而且,高考之后的事情就没人说了,我努力考上大学,然后呢?我想,大概还是学二胡或按摩吧。

几乎所有盲校的职业高中都只有“按摩”一个专业,全国为数不多几所大专院校针对盲人的单考单招,学的还是按摩。也有极少数盲人从事其他职业的,但艺术需要超乎常人的天赋,留学需要流利的英语和殷实的家底,算卦则是封建迷信,我这样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从事。

直到2014年4月教育部发文,要为残疾人平等参与高考提供便利,6月,一个河南考生真的用盲文卷和健全学生一起参加了高考,这件事才成为现实。

我当时读高二,暑假前年级开会,问想参加普通高考的有多少人,全年级28个人有8个举手。但很快有人退出,一个暑假回来,就剩4个了。高考前两个月,其他同学参加完单考单招都回家了,剩下的4个里面,一个因视力手术放弃高考,还有一个在家复习,另一个回老家报名,整层楼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高考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选什么专业,对心理学和法律有过短暂的兴趣,但觉得身体条件适应不了。填志愿的时候,我就想,考师范专业,今后回盲校做老师。温州大学有深厚的师范传统,我的分数可以报历史和思政专业,最后被思政专业录取。

(郑荣权在浙江省盲校见习 受访者供图)

所以当我第一次站上讲台时,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那是大三在盲校的一次见习,一节课40分钟,我紧张得一直看时间,怕自己讲不完知识点。让学生看书时,就要专门找个机会转过身来,把手机掏出来看一下时间。

我讲得挺机械的,就像做广播体操一样,第一节伸展运动,第二节扩胸运动……你也知道,思想品德课你也上过,对吧?但学生们听得特别认真,他们对我很好奇,下课会过来问我上大学什么感觉,都学些什么,会不会很不方便……

我要是成为一名盲校老师,不会让我的学生做选择,一定要高考或一定不高考。我想做的是,帮助他们学会面对健全人,面对主流社会和自己的未来。

“ 131天了,要放弃我早就放弃了”

我从去年冬天开始找工作。

大学的老师同学都觉得,我被媒体关注着,又有过在普通校实习、代课的经历,找工作应该挺容易的,反而我自己知道会碰到困难。

2018年秋天,我就问过老家浙江这边的三所盲校,但他们都不缺思政教师。后来看到南京市盲校的招聘宣传我很高兴,他们需要一名高中政治老师。

11月21日,我上南京市教育局官网提交了初审材料。此前我已经仔细研读过2019年南京市公开招聘教师的公告,我的学历、专业等都完全符合,只有身体这一项存在争议,公告中要求“体检标准参照《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执行”。

我并不意外,这是到处都能看到的规定,我不可能为了这样死板的条件在一开始就放弃。

没想到第二天南京盲校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也许是他们认出了我的名字,一个老师在电话里直接问我是不是视力不好,表示无法通过我的资格初审。我在电话里争取无果,又联系了南京市教育局,得到的答复都是“按规定做事”。

11月25日报名审核就要截止,我心急如焚,辗转拨通了中残联教育就业部的电话,他们承诺会给我解决。25日晚上,我终于接到南京市教育局的通知,说初审通过,算是过了第一关。

紧接着是12月30日的笔试,和高考一样,我需要盲文试卷、独立考场和两名监考老师。但直到考试前两周,都还没有人和我联系,沟通具体的考试方案,我只能再次打电话给南京市教育局。几回合沟通之后,教育局答应了,就这样我又过一关。

(郑荣权正在电脑前学习 受访者供图)

那段时间我还在代课,只有晚上有时间复习。教师招聘考试的材料是一本400页的汉字书,没有电子版,用助视器看太慢了。而教师资格证的考试材料有电子版,内容大同小异,我就左手摆着助视器看“教招”材料,右手摆电子版的“教资”材料,内容相同我就凑去右边听读屏器给我读,内容不同再用助视器看左边的汉字书。

两周后成绩揭晓,满分160分,我考了119分。但我还放不下心,据我所知有四个人报考这个岗位,但他们只招一个人。出排名那天我在同学宿舍,突然刷出来笔试排名,“我第一!”,我笑着给他们说。

3月4日,我知道面试也考了第一,加上笔试成绩后的总成绩78.62分,超出第二名9.26分。这些都比较顺利,就等3月22日体检。我想,从笔试到面试,他们(报考单位)为我做了这么多事,如果最后卡在体检,他们也不合算是吧?

到体检医院查眼科时,我直接告诉医生我是视力残疾人。可他还是让我指视力表,我只能指出第一排的方向。可能是看我脸色实在不好看,医生一边记录一边安慰我说:“没事的,你应聘的不是盲校吗,单位知道你的情况。”

六天后,我接到南京盲校的电话,告诉我体检有包括视力在内的部分指标不达标,我只能约定4月1日再去复检。挂了电话我心神不定。那两天,我连毕业论文都放下了,整天躺着,状态很差,一直在和家人、老师商量对策。

复检我又去了南京,医生说需要复检尿常规和视力,我当场表示,“我视力障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没必要复检”。但最终的体检结论依然是,“不合格”。我打电话给盲校,他们让我等通知,还说,“一切也是按招聘公告的规定行事”——从去年冬天11月21日提交报考资格申请之后,这句话我已经听过太多次。131天了,要放弃我早就放弃了。

我当时极力克制,医院的走廊里全都是人,我不想太引人注意。但我还是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对着电话说,“我不能接受这个,我一定会争取,作为一个大学生我能做的不多,但是我一定要这么做,我会去申诉”。

走廊里的人都停下来往我这边看,但那个老师什么都没说。

“我喜欢囤泡面吃,这段别让我妈看到”

我一共去了六次南京,都是我爸陪我去的,坐高铁。

第二次去南京是面试,我爸让我不要紧张,他很少说这些话。那次他说,“这样的场面你应该已经经历很多次了”。面试前一天晚上十点到的南京,很多饭馆都关门了,他带着我去吃了一个灌汤包,一看就很贵,放在平时是一定不会吃的。

他是个不太会表达的人。去南京复检那次,我情绪失控质问盲校的时候,他也只是在旁边附和几句,试图给老师解释:“你早就知道了,我们要进的是盲校”。

相比起来我妈话多一些,我每次去南京都要随时跟她电话报备,“我到学校啦”,“我考完啦”,“吃过饭啦”,连吃的什么她都会问。我在学校常吃泡面,最喜欢老坛酸菜的,两包一起泡,在宿舍一囤就是五包……这段别让我妈看到。

我父母都是健全人,父亲开农用车,母亲做缝纫活,是典型的农村夫妻。我哥比我大七岁,先天性失明让父母很难过,他们原本以为我会是个健康的孩子,在我出生之前反复检查,没想到结果还是这样。

哥哥升高中前的成绩不差,可以上普通中学。但我妈很担心,说普通高中万一念出来没有用怎么办?就让我哥先学会推拿,将来有技术就可以先工作,兄弟俩至少有一个可以赚钱。每当碰到和视力残疾有关的困难时,我妈就会说,“肯定是我前世做的孽”。我听着很心疼,总觉得如果我做得再好一些,每做一件事都能成,妈妈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说了?

后来去了盲校,我成绩一路领先,但每次有人来参观都会问一些很无聊的问题。比如,参观食堂时就会问老师:“看不见怎么吃饭呢?” 我们都能听到,私下吐槽说,“你吃饭的时候需要拿一个镜子绑在前面,防止把饭塞到鼻子里去吗?”

我还有一个学弟,他高考考得很好,准备去一所211大学。学校一开始让父母陪他在外面租房子,但他想住学生宿舍。他父亲接受采访说,以为学校应该会有点准备,记者问他要什么准备,这位父亲就说,导盲犬、助残车什么的。

有的网友看了报道骂得很难听,说“弱者婊”,说“学校给自己找了个爸爸”,甚至说,“盲人就该去按摩店,上什么大学呢?”

前不久我看到一群聋哑小孩唱歌的视频,标题是《这首歌只有一个字,却可以让你听见整个春天》。我忍着不适看完了,难道这些听障的小孩子发不出声音就不美了吗?我在盲校时也学过二胡,参加过无数次这样的演出。当我们认识到这些掌声和泪水与我们的节目本身无关时,所有人都开始无比反感这些掌声和泪水,甚至反感演出本身。

过去,因为怕被人说“过于敏感”、“不知感恩”,我们也就在私下里发发牢骚。但现在已经有很多事实证明,对于外界的误解,发声和对话永远比迎合和利用更有尊严。

(郑荣权生活照片 受访者供图)

我以后如果做老师,还是会让学生欢迎来参观的人,我会告诉学生,盲校享受的是普通学校好几倍的教育经费,我们有义务告诉社会这里真实的生活。

我喜欢鲁迅的那句话:“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留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351-3086138)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校长网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服务热线:0351-3086138  QQ: 83974897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036号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