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家教频道 > 教育社会 > 正文 返回首页
天津“针扎虐童案”一审宣判
3幼教不认罪,法院采信幼儿证言
苑苏文/中国经营报《等深线》微信公号
www.zgxzw.com  2020/8/14 9:40:31
分享到:

涉事幼儿园。《等深线》记者 苑苏文 摄影

1枚大头针、一个针线盒、4枚曲别针、6个彩色图钉、1个苍蝇拍、1把尺子。

这一组物证被提交法庭,以证明天津滨海新区金色摇篮东城幼儿园(下称“金色摇篮幼儿园”)的几名前教师、保育员有罪。宣判前,这些老师是针扎虐童案的“犯罪嫌疑人”。

虐童事件发生在两年前,金色摇篮幼儿园的中五班和小二班共5名老师被批捕, 2019年12月、2020年8月,天津市滨海新区法院依次一审宣判,5人均被认定虐待被看护人罪,分别获刑一年半至两年六个月不等。

法院一审认定中五班2名老师对24名儿童进行了针扎等虐待,小二班3名老师对13名儿童进行了针扎等虐待,受害儿童达37人。

根据《等深线》记者掌握的材料,在司法程序中,有老师供述,“几乎天天扎孩子”,同时,还向同事称“孩子太乱的时候,用这个扎,还是挺管用的”,在供述中,老师承认,“一般扎孩子的后背、胳膊、大腿、脚面和屁股”。

案件审理过程中,中五班两名老师都曾承认用针扎管教孩子,还写了悔过信。中五班的孩子已经四五岁,具有一定的语言表达能力,能描述被针扎的细节。

而小二班的两名老师和一名保育员均不承认针扎。辩护律师质疑孩子的证言,认为与同步录音录像有差别。在2020年8月5日下达的一审判决书中,法院摒弃了证言,直接采信警察询问孩子时的录音录像,在零散的对话中,判决书摘取记录了孩子指控老师针扎的对话。最终法院“综合全案证据”做出了判决。而这三人将提起上诉。另据了解,中五班老师已经提起上诉,二审尚未宣判。

一名家长报案之后

“3名教师对年仅3岁的幼童实施针扎,手段残忍,突破了道德底线。”公诉人当庭发表了上述意见。

记者获悉,吕静和王静分别出生于1992年和1994年,案发时只有26岁和24岁,都持有幼教相关资质,而保育员刘俊华50岁左右。

“金色摇篮”是知名上市幼教品牌,2016年初,天津滨海新区教育体育局为新区招标“公助民办”幼儿园,当地人霍如克和其余3名合伙人引进了金色摇篮。幼儿园在2016年9月1日开学,生源不断。截至2018年10月,园内已经招收了366个孩子,共分12个班,其中小班3个、中班5个、大班4个。

2018年10月19日上午,一名幼儿园中五班家长前往派出所报案,称在孩子身上发现了针眼,怀疑是幼儿园老师针扎的。随后,更多家长带着孩子涌入派出所。2018年10月22日上午,公安局正式立案侦查,当天警察对主班老师赵雅然和副班老师窦沛甜采取强制措施,保育员陈丽也带走。当晚3人被刑事拘留,但陈丽后来未被批捕。

疑似针眼在孩子身上“集中爆发”,恐慌的情绪蔓延至全园,家长们把孩子接回家自查,在孩子皮肤上寻找可疑的点状伤口,并在小二班的孩子们身上有了新发现。

自2018年10月25日起,小二班共有24名孩子或其家长前去报案,并进行了诊断和鉴定。根据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孩子身上点状结痂伤痕都分布在手臂、大腿和腰臀部,被诊断为“针刺样损伤”。之后,他们又找法医进行了鉴定。

2018年10月,部分儿童鉴定时留下的照片。  受访者供图

据天津市滨海区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中指控,小二班3名老师吕静、王静和刘俊华于2018年9月至10月间,在看护幼童工作期间,采取针状物扎、刺等暴力行为伤害14名幼童,并造成以上幼童身体不同部位受到损伤。其中吕静用针状物伤害9名幼童,王静用针状物伤害7名幼童,刘俊华用针状物伤害5名幼童。

起诉书列举的证据中,包括大头针1枚、针线盒1盒、苍蝇拍1个、尺子1把、曲别针4枚、彩色图钉6个,以及证人证言、被害人的陈述、被告人供述和辩解、视听材料等。

大头针来自小二班的柜子,在孩子证言中,“柜子”也是老师放针的地方。2018 年10月25日上午,吕静、王静和刘俊华被刑事拘留,警方搜查了小二班的教室,在靠近窗户的一个黄色柜子的二层,发现了这枚长约2厘米的银白色大头针。此后,警方又从幼儿园各处找到了针线盒、曲别针和彩色图钉等物品。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吕静、王静系天津市滨海新区金色摇篮东城幼儿园小二班的幼儿教师,负责该班幼儿的教育等工作。被告人刘俊华系该班保育员,负责该班幼儿的保育工作。2018年9月至2018年10月,三被告人在教育看护小二班幼童期间,在活动室、睡眠室及监控盲区的卫生间等多处多次对13名幼童(均在2014年9月至2015年8月间出生)采用针状物扎及推搡、拉拽、殴打等暴力行为,使用针状物造成以上幼童身体的不同部位受到损伤。

其中,吕静使用针状物侵害8名幼童,推搡、拉拽、殴打6名幼童,殴打幼童张小恒次数达18次,并在殴打被害人时使用了尺子、苍蝇拍;王静使用针状物共侵害7名幼童,推搡、拉拽、殴打多名幼童,对张小恒殴打达8次;刘俊华使用针状物侵害3名幼童,多次殴打张小恒。

最调皮的孩子

张小恒是小二班最调皮的孩子。小二班监控录像中,他也是受到老师“教训”最多的孩子。一名老师在法庭上承认,有时候个别小孩吵闹,影响教学秩序,他会把这个小孩拉到一边罚站。还有的小孩顽皮,钻到床底不肯出来,他会用手把小孩从床底拉出来。个别不守纪律的小孩,她还会用手轻微拍打屁股。

然而3到5岁的儿童,语言能力尚不成熟,面对警察,张小恒无法准确表达自己所遭受的侵害。

2018年10月28日,18时41分。张小恒的母亲坐在派出所办公室里,把张小恒抱在怀中,拉过他的左手腕凑在眼前,仔细辨认上面的伤痕。张小恒当时3岁半,在金色摇篮幼儿园小二班就读。根据2018年10月27日张小恒检查身体时拍摄的照片,张小恒手腕的皮肤上有一些破损,像是针扎伤,也像是擦伤。

鉴定记录显示,一名儿童的左耳存在伤痕。  受访者供图

司法鉴定书记载了张小恒身上的各种伤痕,有点状、线状、短线状、小线状皮肤结痂,以及大片状散在红斑。“右腕桡侧可见1处点状皮肤结痂,右臀部可见1处点状皮肤结痂,左大腿可见1处点状皮肤结痂,独立存在,周围皮肤无明显红肿,此外,左前臂可见6处点状皮肤结痂,左腕可见1处点状皮肤结痂及大片状散在红斑,右腕桡侧可见1处线状皮肤结痂,腰部可见1处短线状皮肤结痂,左大腿可见3处小线状皮肤结痂,左小腿外侧可见2处点状皮肤结痂。”

判决书记载了警方询问张小恒的过程。

问:你要是在学校不听话,老师怎么办呢?

答:就得挨打。

问:怎么打啊?

答:这样打(用手比画:扇)。

问:用手打你吗?

答:(点头)还有尺子、苍蝇拍。

问:老师打你次数多吗?

答:多。

问:为什么打你啊?

答:不知道。

问:打你疼吗?

答:疼。

问:老师打完你之后,你还不睡觉,那老师怎么办?

答:就得挨打啊。

问:班里老师对你好吗?

答:不好。

问:老师给你打过针吗?

答:打过。

问:哪个老师给你打的?

答:王老师。

问:然后呢?

答:吕老师。

问:吕、王,还有谁给你打过针?

答:没有了。

“几乎天天扎孩子”

在审理过程中,早前被拘捕的中五班两名老师都曾认罪。与之对应的,中五班孩子提出的指控也更清晰。

中五班老师赵雅然在认罪供述中说,2018年7月底,她刚调到中五班,同事窦沛甜打开钢琴凳的夹层,从工具盒里拿出长3~4厘米的缝衣针,告诉她和陈丽“孩子太乱的时候,用这个扎,还是挺管用的”。

于是在一两天后,她动了针扎心思,她把针拿在手里,用手掌包裹住大部分,只把针头在大拇指下露出一点,然后摆出推搡的姿势,顺势扎了一个男孩的后背。赵雅然说,那是她第一次扎孩子,当时她正组织孩子们排队走出教室,走到门口,男孩不听话,她就很生气地扎了他。

赵雅然说,她们3个老师几乎天天扎孩子,一般扎孩子的后背、胳膊、大腿、脚面和屁股。“反正只要孩子一闹起来不听话,我们就用这种针扎的方式管束孩子。”在10月初的某天上午,第一节课后,她在活动室内曾一次扎过7个孩子。

窦沛甜只承认扎过3个孩子,但拒绝承认与赵雅然有过交流。她说,自己和赵雅然关系不好,怕对方举报自己,扎孩子的时候避开她。

中五班孩子共有24个孩子或其家长提供了被针扎过的证言,这些证言细节丰富,更有可信度。比如有的小朋友说,在国庆节放假回来后,因为他脱衣服脱慢了,老师用一个“蓝色的、大大的”针扎了他,扎在左腿和屁股上。

还有中五班小朋友说,老师在走廊扎了她腰的侧面,“就感觉有蚊子咬我一口,还起了个小包”,后来老师还在厕所里扎了她左耳朵后面、在楼道里扎了她的手腕,一天下午,在厕所里,她在解小便,老师进来又扎了她的腰。“扎之前不和我们说话,突然扎我们一下就走,我们班小朋友都被他们偷偷扎过。”

出事幼儿园现已更名,但仍可看出“金色摇篮”的字迹。 《等深线》记者 苑苏文 摄影

虽然没有拍到中五班赵雅然等老师扎孩子,但监控视频也拍下了中五班老师粗暴的动作。比如在排队跳舞时,一个小男孩把卫衣的帽子戴在了头上,赵雅然走过去,把他的拉链向上拉紧,揪起拉链上面的衣服,男孩捂着脖子,有些窒息,向后退想要挣扎,但难以动弹,赵雅然揪着衣服持续了近4分钟,直到男孩不再挣扎,放手后,男孩自己慢慢地脱下了外套。

异常动作

不过,判决书记载,在庭审中,小二班被告人吕静、王静、刘俊华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及针扎被害人的犯罪事实均予以否认,辩称其无罪。吕静的辩护律师邓学平透露,在此前的审理过程中,这3名老师都未曾认罪,是“零口供”。

这所幼儿园教学楼是4层的欧式别墅,教室是套间,包括活动室、睡眠室和一间厕所。厕所和教室角落是盲区。

在监控的睡眠室和活动室,摄像头没有“抓到”老师针扎孩子的场景。在庭审中,公诉人表示,针扎行为可能很隐蔽,监控探头根本拍摄不到,不排除老师在厕所和教室监控盲区实施了针扎行为。公诉人出示16段视频,其中有小二班老师将孩子拽到眼前训斥、拍打、罚站、捏脸,以及将孩子带到监控盲区的可疑行为。

法院认为,在小二班2018年9月25日至2018年10月19日睡眠室及活动室的监控视频中,确无3名老师针扎幼儿的明确影像信息。但在视频中,吕静殴打、拉拽、推搡张小恒达十余次,在殴打另一个孩子时使用了尺子,还对5个孩子进行拍打、拉拽、推搡和训斥;而王静拍打、推搡、拉拽、训斥多个孩子,还多次对张小恒实施了殴打;被告人刘俊华多次拍打张小恒等儿童。

一名女童的鉴定记录显示,伤痕位置较为隐蔽。 受访者供图

但孩子们出入盲区前后,摄像头捕捉到了一些异常动作。法院认定,在2018年9月25日10时32分,儿童高某某先进入卫生间,王静拍打训斥另一名儿童后进入卫生间,其后高某某自卫生间出来有揉手臂的异常动作;2018年9月30日15时48分马小立先进入卫生间,王静随后进入,马小立自卫生间出来后有不停甩头、抖手臂、揉手臂、揉腿的异常动作;2018年9月30日9时53分,儿童张某某进入卫生间后,刘俊华进入卫生间,张某某出来后有揉手臂的异常动作;2018年9月30日10时38分,袁某某与刘俊华同在卫生间,袁某某走出卫生间后有揉手臂的异常动作。

记者注意到,判决书列举的孩子出盲区后的异常动作情景,所涉及的老师为王静和刘俊华,吕静不包含其中。

法院认为,老师采用针扎儿童的方式,其动机是让儿童服从管教,但此管教方式因其严重违背职业道德,严重损害儿童身心健康,势必采用隐蔽性手段,避开视频监控。为避免家长的察觉,其也绝不会把儿童扎到鲜血淋漓。而且通过被害人陈述等证据证明,老师在实施针扎行为后还使用不许告诉家长之类威胁性语言,幼儿对教师的管束具有服从性。监控视频是确认老师是否有罪的证据之一,但绝非唯一,确定老师是否有罪,需综合全案证据评判。

记者近日联系到一些小二班幼童家长,他们都深信孩子在幼儿园遭遇到针扎虐待。“孩子上过那个幼儿园之后,中午不爱睡觉了,解大便也困难了,后来听说老师都让憋着。”一名小二班家长抱怨说。

邓学平向记者出示了向法庭提交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这份意见书由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其中指出,多名幼童皮肤红点等颜色改变,缺乏针状物刺伤皮肤的临床表现和损伤痕迹,可以由不同儿童自身皮肤的生长发育、湿疹、昆虫叮咬、搔抓、活动磕碰等原因形成,本案应当进行侦查实验,以排除涉嫌刑事案件。

对此法院认为,这份意见书的出具单位,没有相关资质。

此案宣判前,记者联系了天津市滨海区人民检察院,其办公室负责人称,不能就此案件接受采访。“内部有规定”。

2020年8月5日,此案一审宣判,法院支持了天津市公安局对人体损伤程度的鉴定,对被鉴定人所受损伤作出了“尖锐物体刺、扎伤皮肤可形成”的分析,认为鉴定过程和方法符合相关专业的规范要求。

法院认为,对于邓学平提交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出具这份意见书的鉴定中心无鉴定资质,审查意见书论证内容所称儿童多出来的伤,未查明是新鲜伤还是陈旧伤即得出了与被告人行为无关的结论,完全缺乏专业性、客观性。“该中心认为鉴定程序违法所引用的法律规定于本案鉴定程序不适用,应做侦查实验的结论亦无法律依据,因此不予采纳。”

(张小恒、马小立均为化名)

(原题为:《虐童教师审判日》)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zgxzw888@163.com,wan3160@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版权所有:校长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wan3160@163.com   QQ: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