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家教频道 > 中华文化 > 正文 返回首页
皇帝服装上的龙图腾“升职记”
李任飞
www.zgxzw.com  2020/9/1 21:43: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明代龙袍。视觉中国供图


  清代龙袍上的龙纹。视觉中国供图

  中国古代有一种非常重要的服装,因为穿着者的特殊身份而备受关注——这种服装就是龙袍。我们现在所说的龙袍,多是通俗叫法,把皇帝所穿有龙的服装都叫龙袍。其实确切地说,皇帝身上带龙的服装有两种,冕服和龙袍,而这两种服装,所贯穿的理念是大不相同的。

  周代冕服制度完善,龙纹仅排第五

  龙图腾的来历,历史久远,已经无法完全说清了。在学者们的各种猜想当中,“整合说”的认同度更高。按照宋人罗愿在《尔雅翼》中的描述,龙的“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因此,学者们认为,古代部落在合并时,把各自图腾取一部分整合出一个新图腾,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说文解字》中讲:“龙,鳞虫之长,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潜渊。”这段描述概括了龙善于变化、兴风致雨的本领。

  很显然,现实世界并没有龙这种生物存在,但这恰好使它超越了现实、升华为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符号。精神来源于物质,但又具有一定的抽象属性。

  按照《尚书》记载,龙出现在服装上是舜帝的安排。他提出把12种图案——史称“十二章纹”,制作在帝王所穿的冕服之上。其中,龙排序第五,前面还有日、月、星、山4种图形。龙在这里出现,恰恰就是想体现在任帝王具备善于变化、兴风致雨的能力,当然也相当于对继任帝王提出了要求。

  最迟到周朝建立,冕服制度已经发展得非常完善。比如,周代把绘有龙纹的冕服称为衮冕,天子和公爵皆可穿着,但是天子用升龙,公爵用降龙,以体现等级的差别。周朝第一批赐封的公爵,很多并不姓姬,所以那时的龙纹并不是为了宣告穿着者的血统,只是作为美德和能力的符号,可以理解为对帝王的加持。

  把龙排在第五,说明其地位并不是至高无上的。在《史记·封禅书》中有这样一个故事:黄帝带领百姓在首山采铜铸鼎,功成之时,有一条龙垂着须髯下来迎接黄帝升天。黄帝首先骑在了龙背上,群臣及妻儿等70余人也爬了上去。这时龙开始飞升,那些挤不上去的小臣,奋力抓住龙的须髯,但因人多过重,龙髯被拉断,连黄帝的弓也被拉落下来。黄帝升天之后便成为天帝。

  在这个故事当中,龙还只是黄帝升天的坐骑,黄帝并非龙的化身,龙也不是黄帝的原身。可以说,那时候黄帝等五帝的地位普遍是高于龙的。甚至到了春秋时期,秦穆公的女婿萧史仍然可以骑龙飞行。

  冕服从远古一直延伸到了明代。虽然一直没人探讨这种用法是否正确,但在皇帝心中估计会感觉到隐约的遗憾。因为龙仅排第五,确实无法充分显示“真龙天子”的身份和唯我独尊的地位。所以,另外一种服装——龙袍,成了填补遗憾的载体,最后彻底取代了冕服。

    汉代皇帝成“真龙天子”,龙袍到宋代第一次成制度

  龙的地位达到至尊是从汉代开始的。

  司马迁在《史记·高祖本纪》中讲了一个故事:汉高祖刘邦的母亲刘媪曾经在大泽岸边休息,梦境中与神相遇。这时候,电闪雷鸣,天色昏暗,太公——也就是刘邦的父亲,去找刘媪,看见一条蛟龙盘在她身上,不久刘媪就有了身孕,生下高祖。

  可以说就是这个故事把皇帝和龙画上了等号,此后真龙天子就成了皇帝的代名词。这样一来,等于为皇帝由嬴姓变成刘姓,以及此后变成杨、李、赵、朱等姓氏所产生的血统问题做了统一解释——尽管他们在人间的姓氏不同,但都是龙的孩子,因此都具有执政的合法性。至此,龙与普通百姓就变成了统治和被统治的关系。于是在古人的逻辑当中,其中一小部分具有了比人类更高级的血统,是真龙天子。

  但观念先行,在服装上进行体现则要到唐朝。然而,唐朝虽然有龙袍的记载,史料却很不充分。我们今天看到的唐代皇帝画像,尽管身上有龙,画作的年代却饱受质疑。一般来说,非专业人士往往会把冕服也称为龙袍,但是严格地说,被称为龙袍要有两个基本条件:一是必须是上下连裁的袍服;二是必须以龙为主体花纹。按照这两个条件,有些服装虽有龙纹却不是龙袍。

  由于这种袍服与龙的体态取得了形似,并且对龙纹进行了极度强化,皇帝与龙的关系就合为一体了——皇帝就是龙本身。

  龙袍第一次出现在服装制度中是在宋代。宋代皇帝的一款袍服上规定要用龙纹,但是颜色并不是黄色,而是绛色。同时,龙也在皇后的凤冠上出现,配置为九龙四凤。描写宋代宫廷生活的戏剧《斩黄袍》和《打龙袍》,从黄袍和龙袍的命名上是可以看到当时服制的微妙之处的。

  元明清对龙图腾的夸张运用,使其由加持美德转变为恐吓人心

  到了元代,皇族的重视促进了龙在文化艺术方面的发展,龙的形象高频率地出现在建筑、舟车、家具、器皿、旗帜、织锦当中。按照大型历史文献《三才图会》的描画,元代皇帝龙袍上的龙纹是巨大的。也许现代人很难读出龙纹的视觉美感,但那个时代所追求的更多是震慑人心的效果,这对于元朝统治者而言非常重要。作为游牧民族,很难在短时间内全部吸收中原文化,所以选择中原百姓心中最神秘、最权威、且熟悉的龙纹,就更容易被理解、接受和尊重。把龙纹进行高度夸张,可以说是一种政治谋略。

  这种状况向后发展,到了清朝更是无以复加。或许明朝统治者并没有思考过夸张龙纹的哲学和政治意义,甚至可能也希望放大这种迷信来提高皇族的神圣地位,所以龙袍得到了高度重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明朝皇帝画像,最为常见的就是皇帝穿着龙袍。

  不过,明朝还得宣告自己继承的是中华正统,所以仍想保留十二章纹。怎么办?于是一种怪胎便出现了,就是在龙袍上再辅助另外十一个章纹。这样一来,冕服存在的意义就越来越弱,到了清朝被彻底放弃,龙袍成为至尊。龙袍的龙纹一家独大,其他章纹埋没其中,彻底变成了陪衬。在北京故宫里展示的龙袍,若非专业人士,很难找到另外十一个章纹。

  在对龙图腾越来越重视的背景下,龙纹的形态也越来越丰富。比如,升龙、降龙、正龙、团龙、立龙、行龙,还有二龙戏珠,等等。在《清朝通志》中记载,“皇帝御冬朝服,色用明黄……两肩、前后正龙各一,要(腰)帷行龙五,衽正龙一,襞积前后团龙各九,裳正龙二、行龙四,披领行龙二,袖端正龙各一”,可见繁复。现存的一件清代皇后的朝褂上面就有78条龙,看上去简直眼花缭乱。

  正是由于元明清三代对龙纹运用的夸张疯狂,皇族霸占了整个民族的图腾,这种唯我独尊的心态必然导致其政权日益脱离百姓。从冕服到龙袍的变化,使得龙纹由加持美德转变为恐吓人心。所以仅从服装心理看,物极必反,帝制就到了该灭亡的时候了。

  冕服到龙袍,是两种哲学和两种政治的变迁,这个过程很漫长,但很深刻。皇族极力想独占龙图腾,目的是维护统治,但也恰恰因为他们的努力,使得炎黄子孙都是“龙的传人”这一信念得到强化。到了新中国,龙图腾真正成为百姓精神生活的一部分。皇家宫殿供人游览,龙纹服装可随意穿着,龙的精神得到更多的发掘。

  龙图腾为中国传统花纹找到一条主脉络

  龙图腾在其形成初期是整个民族的精神符号。除了古人总结出的善于变化、兴风致雨等能力之外,我们现在不难发现它有如下两大重要内涵。

  其一,合:龙是多种生命的结合体。中华民族之所以有如此广阔的疆土、如此众多的族群,显然离不开“合”这样一种方式。其二,和:多种生命合于一体当然需要和谐。如果彼此间发生排异反应,新生命就不可能维持。因此,“合”是形象特征,而“和”是精神本质。中华民族向来讲究以“和”为贵,这是中华民族能够历久不衰、发展壮大的根本保障。

  所以,龙图腾是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如果进一步挖掘,还会发现龙图腾在服装花纹的发展过程中,的确堪称主脉络。

  首先,具象花纹。虽然龙本身并不存在,但是它的组合元素却是现实生命体。按照古人的定义,龙是由9种动物整合而成——鹿、驼、兔、蛇、蜃、鱼、鹰、虎、牛。这些动物既有食肉的,也有食草的,既有天上飞的,也有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既有胎生的,也有卵生的,可以说概括了地球上大部分动物形式。而这些动物需要生存环境,因此关联到天上的日月星云、地上的山川花草、大海的波浪帆船……以上种种,激发出了古代服装花纹的创作灵感。

  其次,抽象花纹。龙的神奇之处不仅在于对具象花纹进行统合,还在于它对抽象花纹的巨大影响。龙纹的主体是一根线条,而线条是构成抽象图形的核心元素。因此,龙的各种形态,盘卷、飞腾、行走……就可以抽象成多种传统图案。

  比如,最典型的几种:云纹,圆形的线条缠绕花纹,可以理解为一条盘龙;雷纹,方角线条缠绕的花纹,同样可以理解为一条盘龙,只是更具抽象意义;黻纹,龙纹若画得圆润,则是波浪形态,若画得古拙,就会演变成一个弓字,这种近似长城城墙的花纹,以及由它产生的变形,被广泛运用于建筑、家具、器皿、刺绣、布匹等方面的花纹,在庙宇中能经常见到,而如果把这样的两个弓字相背绘制,就成了十二章纹当中的黻纹;此外,还有回纹、卍字纹等,皆以线条为核心元素,因此都可作龙形联想。

  更进一步的,就连中国的文字都可以想象成由龙构成。唐韦续《墨薮·五十六种书》中说到:太昊庖牺氏获景龙之瑞,始作龙书。这句话可以理解为,根据龙的形态创立了文字,而文字,同样很早就在服装上运用了。

  于是,当龙可以同时连接具象和抽象两个领域的意象时,就相当于为中国传统花纹找到了一条主脉络,古人的创意空间由此变得完整圆通。这也是龙图腾的绝妙之处。

  (作者系百家讲坛《中国衣裳》系列讲座主讲人)

李任飞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zgxzw888@163.com,wan3160@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版权所有:校长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wan3160@163.com   QQ: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