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家教频道 > 教育社会 > 正文 返回首页
职校学生实习坠亡事件背后
www.zgxzw.com  2020/11/4 9:09:54  来源:中国青年网
分享到:

沂水县职业学校。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尹海月/摄

学生与恒源精密机器制造公司签订的“全日制劳动合同”,上面没有校章也没有注明报酬。受访者供图

16岁的李致材坠楼了,在距离一段实习结束还有一个月的时候。

李致材是山东省沂水县职业学校电气工程系2019级学生。2020年6月29日,在学校安排下,他和同学前往江苏省昆山市的恒源精密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实习。

9月30日下午4点多,在自家菜园摘菜的李致材之母张卫莲接到学校老师电话,对方称李致材在工厂“闹情绪”,让她跟着去昆山,把孩子接回家。但张卫莲次日一早在昆山见到的,是殡仪馆里儿子的遗体。

张卫莲觉得“塌了天”。她和丈夫李刚(化名)从派出所得知,李致材于9月30日13时58分“意外高空坠落”,疑因“有心理问题自杀”。这一结果令夫妇俩感到惊讶。

据张卫莲回忆,9月30日中午12点多,李致材还曾跟姐姐打电话,称“不干了”,想回家。家人后来从他的手机里发现,他上网搜索过第二天回家的车票信息。

这对夫妇怀疑,儿子在实习期间“受了委屈”。他们至今不知道,儿子坠楼那天经历了什么。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多方采访获悉,实习期内,16岁的李致材每天主要是在车间里加工汽车零件。他日均工作8小时以上,要在白班和夜班之间切换,周末也常常加班。他曾跟父母倾诉“太累了”,并两次想回家。令父母懊悔的是,他们一直鼓励孩子坚持,直到悲剧发生。

教育部、财政部、人社部等多部门2016年印发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明确提出,除相关专业和实习岗位有特殊要求,并报上级主管部门备案的实习安排,实习单位应遵守国家关于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的规定,不得安排学生在法定节假日实习,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上夜班。

连上半个月夜班“太累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四口之家。李致材的父亲李刚在本地工地打工,张卫莲在一家食品厂做临时工,夫妇俩最大的希望是两个孩子能出人头地,不再打工。

2019年,李致材没考上高中,报读沂水县职业学校电气技术应用专业,5年学制,前3年在本校学习,后2年转入对接高职院校,毕业后发专科毕业证书。这是当地唯一的公办职业学校。入学后,李致材每周回家一次。他不喜欢出去玩,周末常常待在家里玩手机游戏。

去昆山实习是李致材第一次出远门。沂水县职业学校官网显示,学校共设立7个教学系,与包括昆山恒源机械制造公司在内的200多家企业签订校企联合办学协议,每年输送毕业生1300余人。

此次参加实习的学生要求年满16周岁,李致材班里近50名学生,约有30名学生去实习,从6月29日到10月31日。持续4个月,陪同前往的有分管安置的老师刘树超,还有一位实习带队老师黄波。

李致材同班同学王田田(化名)告诉记者,到昆山后,有的同学被分到“老厂”,有的被分到“新厂”。老厂为恒源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新厂为恒源精密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两公司均位于昆山市张浦镇的德国工业园区,相距3公里,均属恒源集团,主要从事汽车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李致材和一些同学被安排到了新厂。第一周,他们跟着工厂师傅学习如何操作机器,张卫莲说,儿子那时表示工作不累,每天工作8小时,日工资140元,食堂经常提供两菜两汤,他很开心。

一周后,学习期结束,工作时长开始超过8小时,李致材变得不适应。王田田告诉记者,除去半小时吃饭时间,每天工作时长达11小时。李致材告诉过母亲,自己要半个月夜班、半个月白班轮流倒换,周六日也不休息。

7月15日,李致材给父亲发微信,说自己要连着上半个月夜班,“太累了”,已有十几个同学离开。当时,李刚鼓励儿子“争取坚持到最后”,不要管别人。李致材回复:“明白。爸,我尽力。”

7月末,李刚问儿子适应没有,4天后得到回复,“慢慢适应吧”。李致材当时称自己正在上夜班。“我挣得不多,多少挣点分担一下家里的负担吧。”他在微信里说。李刚为此感到欣慰。

8月末,李致材再次提出要回家,李刚这次心软了,他觉得儿子每天工作太累,让张卫莲给学校老师打电话。据张卫莲回忆,黄波老师告诉他们,学校很重视这次实习,完成实习任务的学生,将来考学时会有加分;以后学校安排工作,也会让认真实习的学生“先挑好工作、好单位”。

听老师这么说,夫妇俩鼓励儿子再坚持坚持。

记者就此说法是否属实,致电询问黄波,黄波称跟学生家长“有过交流”,但未透露具体交流内容。

事后,李刚和张卫莲一直为此后悔。他们觉得,如果那时让儿子回来,就不会发生坠亡的事。

不合规的合同

夫妇俩怎么也想不通,儿子为什么会坠楼。

9月28日,李刚转给儿子1000元,让他国庆放假时买点好吃的,当时,李致材跟父母说国庆节工厂只放一天假,不回家了。等到9月30日中午,李致材又跟姐姐说想要回家。

事后,张卫莲得知,李致材在跟姐姐通电话后,与班主任王坤通了29分钟电话,但具体内容不知。记者就此事询问王坤,王坤未作回应。夫妇俩从学校老师那里得知,李致材还曾向车间提意见,未被采纳。

夜班从晚8点上到次日早8点,张卫莲说,上夜班时儿子睡不够也吃不好,他们收拾遗物时发现李致材买了三四包饼干、面包,还有操作机器时用的手套。李致材曾跟妈妈诉苦,说自己因操作机器时间过长而手疼。

王田田也觉得在那里工作很累,在车间里,他要操作3台机器,因为站立时间过长,他的脚踝都肿了。车间里24小时充斥着机器操作的“吱吱”声。工作了20多天,他感觉身体吃不消,办理了离职,跟几个同学自行买票回了沂水。

昆山市张浦镇一家为恒源招工的劳务公司老板告诉记者,张浦镇的企业上千家,恒源公司是当地规模较大的企业,车间里30岁以上的男性居多。对年龄较小的职校学生,他一般安排他们到电子厂做工,那里的活儿更轻松。

10月30日,记者在恒源精密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看到,厂房挂着招工的红色横幅,招聘操作工、包装工。该厂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公司一直缺工人,招进不少临时工,车间里也能看到不少学生工。据该厂多位员工介绍,厂里共有3个车间,有两个车间开工,每个车间每班约有50个工人。学生共有三五十人,山东学生居多。

不同类型工人的工资结算方式不同。临时工按天结,一天200多元。正式工底薪为2020元。工作时间之外做工,有的计时,有的计件付酬。有员工告诉记者,操作工多计件算工资。

张卫莲听儿子说,自己跟老师傅学习时按天算工资,自己操作后计件算工资。王田田则听说,加工一个零件能挣几角钱,但具体数额不知,也不清楚自己是否有底薪。

根据《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实习单位应该合理确定顶岗实习报酬,“原则上不低于本单位相同岗位试用期工资标准的80%,并按照实习协议约定,以货币形式及时、足额支付给学生。”

该规定要求,职业学校、实习单位、学生三方应签订实习协议,未满18周岁的学生还需要提交监护人签字的知情同意书。此外,实习协议内容应当包括实习报酬及支付方式、休假安排等。

但记者获得的一份学生与恒源精密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签订的“全日制劳动合同书”显示,上面只标有实习时间与发薪日时间,实习报酬及休假安排等均未注明,且没有学校一方盖章。

李致材未满18周岁,但张卫莲说,自己不知道协议书的事,也未签过字。

记者就此询问此次实习的负责老师刘树超,刘树超未作解释。

多名学生反映违规问题

沂水县职业学校一位分管学生实习安置的老师告诉记者,他以往与实习企业对接,学校、学生、实习企业要签订三方协议,并加盖学校与实习企业的公章。他表示,学生自愿参加实习,“不是强制性的”。学生是否加班也自愿。若需要学生加班,企业应当在招工简章中注明每小时学生所得工资,以及加班所得工资。他表示,学生实习都有基本工资,但请假、旷工太频繁,基本工资可能会被扣除。

这位老师告诉记者,学校规定,学生签协议前,要带一封学校“致家长的信”给父母看,信中写明此次实习工资待遇、工作时间、吃住和食宿安排等内容,“安置(学生去实习)前让家长一定要看,家长同意后学生本人再签字。”若学生中途想回家,应该跟父母、学校说明缘由,由家长接送回家。

记者调查发现,实习期间强制加班、实习岗位内容与所学专业不对口等违反教育部等实习规定的问题,在沂水县职业学校并不罕见。该校信息技术系一名学生告诉记者,自己所读专业与计算机相关,今年4月到8月被安排到昆山另一家公司实习,实习内容是安装电路板。去之前,学校称每日工作8小时,但他到那里后发现是12小时工作制,其中吃饭时间占半小时。

这名学生反映,周末也要加班,工资是工作日的2倍。若旷工一天,将扣3天的工资。想提前下班,要跟所在组长请假,组长同意才能走,但仅仅以需要休息为理由请假不会被批准,“他们说,谁都累,别人怎么不请假?”

沂水县职业学校机械工程系一位学生也向记者表示,自己去实习前,学校说的是自愿加班,但到了车间,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每两个小时休息10分钟。今年7月,他去天津一家公司实习3个月,负责给汽车零件安装螺丝。国庆节8天假期,工厂只放了3天假。

不少学生中途放弃实习。几名学生向记者反映,若中止实习,需经带队老师或班主任同意,有老师劝他们留下,说干不满4个月,相应的学分就拿不到,会影响毕业。

不过,一位电气工程系毕业生告诉记者,去年3月,他被学校派到青岛等地实习,一星期后他自愿回家,未完成实习,也如期拿到了毕业证。

该校一名二年级学生对记者说,他10月份开始在天津一家汽车生产企业实习,这次实习自愿参加,不去的学生可“留校实习”。他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实习协议模板显示,实习时间自2020年10月19日至2021年10月18日,长达一年,实习补贴为前3个月每月2500元,第四个月至实习结束每月2700元。

沂水县职业学校一位教师向记者透露,在这种实习安排下,学校的教学计划因此受影响。外出实习的学生回到班级后,老师需要向这些学生讲授已经教过的课程,留校学生因此需要重新温习已经学过的课程。

张卫莲告诉记者,李致材坠楼后,学校与他们签订了一份协议,赔偿了他们数十万元,告知他们,若将此事传出,将承担法律责任。

记者就此事向刘树超求证,刘树超称,学校已跟家长协商好,“家长非常满意”。

李致材去世后,悲伤笼罩着这个家庭,一个多月来,他父母都未出去工作。

在李刚看来,儿子话不多,但很懂事。实习期间,儿子曾两次将部分工资转给他。9月18日,李致材给爸爸转来3000元,他跟爸爸说,自己花了1600元在网上买了一部新手机,“没买贵的”。“我留了一点钱花,剩下的给你。”

但在工厂实习时所经历的一切,李致材很少向父亲提及。李刚说,9月30日中午,李致材曾跟他打过电话,说自己要10月底才能回家,让父亲放心。李刚“没听出不对劲”。

当天中午1点33分,李刚给儿子发了一条很长的微信,鼓励儿子继续坚持,称他是全家人的骄傲。紧接着,他又宽慰儿子,“遇到什么委屈跟爸妈说清楚,爸爸不会怪你。”

25分钟后,李致材坠楼。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尹海月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zgxzw888@163.com,wan3160@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版权所有:校长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wan3160@163.com   QQ: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