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家教频道 > 教育社会 > 正文 返回首页
13岁延安少年疑被同伴殴打死于荒山
事发前众人喝了数箱啤酒
www.zgxzw.com  2020/11/20 22:00:35  来源:上游新闻
分享到:
记者 贾晨 编辑 钟莹曈

    11月17日,下班后,吴女士又一个人独自走去了陕西延安市内一家医院的太平间。

她13岁儿子的遗体至今还冷冰冰地摆在那里。她告诉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想儿子的时候,她都会来转转。

望着儿子冰冷的遗体,吴女士又哭了,嘴里不断念叨着,“他们怎么那么狠?”

吴女士说的“他们”,是6名涉案的未成年人。今年8月28日,一场殴打,吴女士的儿子死在离家不远的荒山上。

6嫌疑人均未成年,其中一人未满14周岁

自称一生苦命的吴女士今年40岁,是陕西延安人。

她说,她从小右眼得了眼疾,落下残疾。和丈夫结婚后,夫妻俩一直在延安当地打工,在饭店给人当小工,每月收入仅有2000元。

2015年3月,吴女士的公公被查出癌症。为了给公公治病,她和丈夫几乎花光了家中全部积蓄,然而,厄运又降临在她身上。当年8月,丈夫也被查出患有癌症。

为了照顾家中两名癌症患者,吴女士又在外借了很多钱。然而,她的努力没有唤回公公和丈夫的生命,2015年11月,公公离世。3个月后,丈夫也离开自己。

“那时候,日子快把我压垮了,我也没像现在这样难受。”吴女士说,当初,她不想放弃生活的原因是,她有外债,自己还有儿子。吴女士的儿子小浩(化名)今年13岁,原本今年下半年将上初二。公公和丈夫的离世,让吴女士更加珍视这个儿子。

但由于儿子学习平平,自己又要在外打工无力照顾儿子。去年,吴女士将儿子从城里的学校转到附近乡镇一所寄宿学校读书。

吴女士事后得知,在这所学校,儿子小浩认识了同校的男同学小光(化名)。小光比小浩大几个月。吴女士说,她从没见过小光,儿子也很少跟她聊有关学校的事。

但小浩的三姨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平时,她和小浩聊得比较多。在她印象中,小浩在她面前提过一次小光,说让三姨借给小光100元,“借100元还150元。”

小浩的三姨说,当时她就教育了小浩,同学之间不要随便借钱,此后,小浩再也没跟她聊过有关小光的事。

但吴女士没想到的是,小浩被害时,有6名嫌疑人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其中一人未满14周岁,小光也参与其中。

事发当晚,吴女士的儿子向多名亲戚发来信息借钱。/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被害前夜多次向家中大人借钱

今年8月27日,吴女士永远记得这一天。她说,没想到自己去上班,成了与儿子的永别。

吴女士说,当时,小浩还在放暑假。上午临出门前,小浩在睡觉,她叮嘱了儿子几句后,便离家。下午,吴女士接到儿子电话,说要和同学出去玩,“我说快开学了,别乱跑了。”

虽然没经过吴女士的同意,但小浩还是出去了。事后证实,叫他出去的人是小光。

吴女士记得,当晚9时许,她下班回家,见儿子没在家,便给儿子打电话。儿子告诉她,同学在过生日,马上回家,还向吴女士要了20元钱用于吃饭。

吴女士说,之后,见儿子迟迟没有回家,她多次拨打儿子的电话都无人接听。直到次日凌晨2时许,儿子的电话才打通。“他说同学要借钱,让我给打100元。我说,我卡上没钱,让他回来拿现金,之后电话就挂了,再也没打通。”吴女士说。

回忆当天经历的一切,吴女士自感很诡异。

她说,当天打工的饭店工作特别多,回家后她感到很累,就靠在床边等儿子,可没过多久,自己就睡着了。直到次日清晨,她的三个家人纷纷打来电话说,深夜,他们都接到小浩的微信和电话,向他们借钱。此时,吴女士发现了异样。

事后吴女士发现,事发当夜,小浩除了向自己要了20元,还向自己朋友“借了”30元。

吴女士的朋友说,当夜,小浩向他借了两次钱,都说是同学要借,第一次,他通过微信转账了30元;第二次,小浩再借钱时,他睡着了没看见。待醒来后,将钱转过去时,小浩并没收款。

当日,多份聊天记录及转账凭证,证实了小浩借钱的说法。

之后,吴女士多次拨打儿子电话,但无人接听。到8月28日上午10时许,再次拨打小浩的电话,电话已经关机,此后再无音讯。

现如今,吴女士只能抱着照片思念着儿子。/上游新闻记者 贾晨

失踪5天后在荒山被发现,系脑部损伤致死

吴女士说,自己始终不信儿子会发生意外。“我以为儿子不想上学了,或者因为我没给他钱,跟我生气了。”吴女士说。

得知当日是小光叫走了儿子,8月29日,吴女士找到小光的电话。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直到8月29日晚,她给小光发了短信,谎称自己出了车祸,让小浩赶紧回家。

此时,小光打来电话说,自己跟小浩分开后就没见小浩,并答应帮忙寻找。

8月30日,小光说自己也无法联系上小浩,随即挂断了电话。此后,小光的电话也无法接通。

吴女士选择了报警。此时她才发现,小光也失踪了,他的家人也在找他。

小光妈妈说,她和吴女士一起到处找孩子。几经周折,9月1日,在80多公里外的志丹县一间宾馆内找到了小光。

吴女士说,在回来的路上,小光一句话没说。但当晚,到了刑警队,小光讲述了8月27日晚发生的一切,并说,小浩可能还在离家不远的凤凰山。

此时,从小浩离家已经过去将近5天。

据悉,得知小浩音讯后,仅吴女士一家便出动20多人参与寻找。参与寻找的亲戚们记得,当晚,凤凰山上很黑,到处是杂草,上山有很多条路。按照小光的讲述,吴女士家人一直没有找到小浩。之后,大人们开始分多路寻找。

直到9月2日清晨7时许,在山坡上一处土坑内,人们发现了小浩,此时,人已经死了。

据发现者回忆,发现小浩时,他歪卧在一处杂草丛土坑内,身后靠着树枝,周围草将近一人高,很难被人留意。当时,小浩面部已经没了鼻梁,鼻孔没血渍,“像被人擦过的一样。”耳朵上有大量血渍。

事发后,当地警方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小浩的死因进行鉴定。法医鉴定报告显示,小浩系头面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并脑疝形成而死亡。

随后,包括小光在内,共6名嫌疑人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上游新闻记者获悉,6名嫌疑人均为男性未成年人,他们分别来自当地几所不同的学校,因为暑假临时凑在了一起,其中,一名男孩不满14周岁。

事发当晚凌晨3时许,吴女士的儿子(蓝色背包男)还其他几名疑犯还在KTV内唱歌,监控显示未发现任何异常。/视频截图

起因疑被害人骂了一个同伴 事发前众人喝了三四箱啤酒

得知小浩的死讯,吴女士泣不成声。6名涉案人员,除了小光外,吴女士均没听说过他们的名字。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名受访嫌疑人家属处获悉,这些涉案人员均来自不同的学校,彼此并不熟悉,有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而他们平均年龄在15岁左右。

上游新闻记者拿到的多份监控视频,记录了事发当晚小浩的最后影像:8月28日凌晨,在凤凰广场附近一家KTV内,小浩、小光等5人出现在监控视频中。

上游新闻记者从多名家长处佐证获悉,当晚几名男孩在此唱歌。视频显示,当日凌晨3时左右,5人在KTV楼梯口聊天。包括小浩在内共5人行动正常,彼此还在聊天,在楼梯口逗留许久后。凌晨3点13分,5人乘坐电梯离开。

另有监控视频记录了几人最后的影像。在凤凰山附近一处监控视频中,3名男孩从凤凰山朝附近街道走去,一名男生光着上身,行动未见异常,此时已是次日凌晨5时许。据悉,其余人从其他方向离开的凤凰山。但此时,已没有了小浩的踪影。

当晚,几人为何要去凤凰山?在凤凰山上又发生了什么?目前众说纷纭。

吴女士说,事发后,小浩的手机被人拿走,并被卖掉。警方调查后,找回了手机,但手机已经被刷机,手机上有一些刮痕。对此,吴女士怀疑,小浩之死与对方“抢钱”有关。

有3名嫌疑人家长均予以否认。这些家长事后均听孩子们说,好像因为小浩骂了其中一个孩子,有人提出要教训一下小浩。但打人者和提议打人者是谁,各有各的说法。

“他们几个晚上喝了三四箱啤酒,当时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大人也说不清。”一名嫌疑人父亲说。

小光的父亲说,小光和小浩是同学,也是朋友。当时殴打小浩时,小光曾有过阻拦,但有孩子对小光说,跟小浩关系怎么样?小光回答说,关系一般。有孩子说,如果小光拦,连小光也一起打,“我儿子害怕,就往他屁股上踹了两下,现在也成了嫌疑人。”

另有嫌疑人父亲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事发当天,儿子还在上晚自习,是被小浩等人叫出来吃饭的,他儿子只认识其中一个人,并不认识小浩。究竟是谁说要打小浩的,如何打的,打了多久,他也说不清。“我娃娃就去到山上了,动都没动手,现在也被抓了。”

受访嫌疑人家长均表示,当天,自己孩子都不知道小浩的死讯。有的孩子次日继续照常去上学,直到警方出现才知孩子惹了事,小浩已经死亡。

有两名受访嫌疑人家长说,他们听孩子说,当时,有人看小浩流血了,有人就给小浩说,给他三秒钟,让他跑,否则就继续打他,“后来那个娃娃就跑了。”

6嫌疑人中5人被批准逮捕

受访者嫌疑人的家长均表示,此事,让每个家庭都陷入困境,家长们都无可奈何,只希望警方能查明真相,能给自己孩子一次机会。

目前,该案6名嫌疑人中,一人因未满14周岁已交监护人看管,另有5人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已被批准逮捕。

一直在等司法机关消息的吴女士说,到了晚上,她不愿回到自己租住的那间不足20平方米的平房,“现在一回家,满脑子都是我娃娃在家里的样子,我家现在就我一个人了。”

令她痛心的是,此事发生后,至今没有一名嫌疑人家长向她道歉。她说,她不要什么赔偿,只希望法院重判,还她儿子一个公道。

(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原标题:《13岁延安少年之死:同学聚会时多次向家人借钱,失踪5天后颅脑损伤死于荒山》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zgxzw888@163.com,wan3160@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版权所有:校长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wan3160@163.com   QQ: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