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校长频道 > 专家观点 > 正文 返回首页
农村学生该去哪儿上中学
——关于农村中学教育的几点思考
武汉大学社会学院 邓汉清
www.zgxzw.com  2019/9/4 8:00:42
分享到:

2018年的夏天,笔者一行11人在中部一所农村中学——长江中学进行了为期10天的调查。在调查的日子里,有一类故事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每年中考之前,这个中学的老师会去镇上的初中进行招生宣传,在宣传中,这些故事会被反复提及。

故事的基本形式是这样的:一位在镇上初中学习成绩叱咤风云的学子,到城里的重点中学上学,但其后的高考成绩却不甚理想;与之对比的是,本来初中成绩不如他(她)的同学,在长江中学就读后反而取得了比他(她)好的成绩。

这些故事中的主角每年都会变化,但故事情节总是如此。虽然其中会有学校的主观成分,但据我们的深入调查,情况基本属实。这样的故事年复一年地发生,很难使人相信这是单纯的随机事件。

这些故事阐明了一个经验事实,即农村学生是难以进入城市教育体系的,也就是说城市教育体系对农村学生有着一定的排斥。那么城市教育体系是怎么样排斥农村学生的?其背后又有着什么样的机制与逻辑呢?这实际上反映了农村学校与农村生源之间内在的亲和性,而这种亲和性又是生源的社会属性的重要具体表现。

农村中学(资料图/视觉中国)

农村学校和农村家庭的亲和性

在调研之中,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描述:“长江中学是一所校风很好的学校,而它在历史上所取得的优异成绩正是源于它的优良校风”。一位城郊农村的学生告诉我们,她本可以去城里的重点中学读书,但因为台子(即一自然村)上有一位长江中学的老校友告诉她家里人,长江中学的校风很好,加之这位校友个人成功经历(在某知名211大学任教)的示范,她才到了这所农村中学读书。

类似的案例我们接触到许多,在周围的几个乡镇,民众对长江中学的校风评价普遍较高。具体的评价话语各有不同,但总体可以归纳为以下3个要点:老师认真负责,学生勤奋刻苦,学校严格封闭化管理。

在以往的学术研究中,校风被视为一个潜变量。在一个经过严格信效度检验的校风量表中,校风被视为包含3个二阶因子和若干个一阶因子的变量,其中的3个二阶因子便分别是关于老师、学生和学校整体氛围的。按照这样的逻辑,校风的好与坏是一个量的问题,或者更为严谨科学的说是一个等级的问题。

长江中学在3个维度上都拥有很高的得分,因而它是一所校风很好的学校,因此它取得了不错的高考成绩。这样的逻辑在长江中学这样一个单独的个案的经验中,是完全说得通的。但是将这种解释扩展到该市的其他学校,却显得缺乏解释力。

该市的两所“省重点”高中,在人们的描述中,既没有像长江中学那样认真负责的老师,也没有采用封闭式的管理,身在闹市区校园却近乎开放。那么这两所省重点在上面那个量表的两个维度得分都是很低的,它的校风不能说是好的,可它们却能够教出上清北的高分学生,也能够培养出两院的院士。说这两所学校的校风很差,怕是真的很冤枉。

实际上,校风不仅是量或者等级的问题,更为重要的,它还是个“类型”的问题。

我们可以看到,农村的家庭往往希望学校有长江中学这样的校风,强调老师的尽责、学生的刻苦、学校的严格封闭式管理。用8个字来概括,就是“严格管教,勤能补拙”。这实际上与农村的家庭教育模式是息息相关的。

在中西部农村,教育往往并不是家庭的责任,加之务工潮所带来的普遍的隔代教育,教育的责任便全落在了学校身上。在许多中西部农村,如果孩子的学习出现了问题,大家会觉得是老师没有教好,而不是自己没有教好。家庭在教育中的缺位,使得老师一定程度上担当了家长的角色,这必然要求老师要尽心、要负责,不仅要关心学习,还要关心生活。由于家庭教育的缺失,农村孩子普遍没有很好的学习习惯,特别是自主学习的习惯与能力十分缺乏,厌学情绪是比较普遍的现象,因此学校、老师就必须要严格的管理。

另外,教育作为农民重要的向上流动的渠道,许多农民都认为只有上好大学才能出人头地,因此十分强调通过勤奋的学习考出高分。

在城市,情况当然就有了一些变化。城市的家庭教育不像农村一样是缺位的,相反,它有着相当强的“在场”的感觉。

城市的家庭教育使得老师能够专注于“教学”,因而被看重的往往不是老师的“负责”,而更多是老师的教学能力。城市的孩子由于良好的家庭教育,有着良好的学习习惯和较强的自主学习能力,因此学校并不需要时时严格管教学生,督促其学习,学校更需要的是良好的教育资源和平台。

虽然城市的孩子也需要考出好成绩而获得进入好大学的机会,但因为充足的教育资源和受教育机会,与农村学生相比,这种追求少了些许“唯分数论”的色彩。故而在城市学校中,大家竞争的不仅仅是靠勤奋得来的分数,而是一种“综合素养”,勤奋的因素在其中相对被淡化了。

长江中学的校风在农村家庭看来,或许是十分有吸引力的,但是在城市家庭眼中却不尽然。同样地,城市的家庭或许觉得那两所省重点学校的校风很好,相比之长江中学的校风则不那么好。

校风不应被简单地看作一个变量,它有着更为深刻的内涵。从上面的论述中可以看出,校风实际上是一种学校教育模式,它与不同的家庭教育模式相互适应。简单来说,校风与家风相互适应,互为补充。因此校风实际上是一种教育模式,是一套教育体系。

这种校风与家风的亲和性,实际上就是生源与学校之间亲和性的一个极大的组成部分。

农村学校和农村社会的亲和性

除此之外,这种亲和性主要表现在学校内部的日常社会交往中。姑且用笔者自身的经历来说明这个道理。

笔者小学在村里就读,初中时候到了镇上。刚上初中的时候,有几件事情深深困扰着我:

一个是送礼问题。镇里的孩子们流行生日和重要节日送礼物,这在村里的小学是闻所未闻的。送什么礼,怎么送礼,甚至于怎么包装,于我而言都是问题。

第二个是穿着打扮问题。在村里的时候,大家都穿着极为“乡土”的衣服,都是那种镇里的集贸市场买到的廉价的款式老土的衣服。裤子上大兜小兜,在村里小学是极为正常的事,但是在镇里初中,大家都有了些许时尚意识,觉着那种裤子上兜少的紧身牛仔裤才好看。

还有一个是交际问题。我记得初一那年圣诞节,和班上同学们去KTV,那时候我们家里没有音响,没听过音乐,我也根本没有会唱的歌曲,只能在一旁发呆。

这些问题困扰了我许久,直到我熟悉这一切。这是我自己的特殊个案,但背后却有普遍的机制。

在村庄中,农民有一套完整的日常交往模式。在村庄中,农民非常清楚自己要怎么和人交往,遵守怎么样的规范。对于周围的人,农民是熟悉的,对于周围人的行为,农民也是熟悉的。但是当农村学生进入城市学校,他就会面对城市的那一套日常交往模式。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对于农村学生而言,这一切都是陌生的。对于城市的学生来说,农村学生也是显得另类,无法理解的。这不单单是进入新的学校的问题,而且还是进入新的文化规范的问题,那么这时候他会有一个适应的问题,或者说面临一种社会排斥。笔者在进入镇上初中时所面临的问题,相信也是很多农村学生进入城市学校时所面临的问题。

长江中学一些学生的家长认为,城里的两所省重点虽好,但是城里学校攀比成风,也瞧不起农村学生,因此还是让孩子在镇上就读。这种看法背后隐藏的并不是一种道德批判,而是两套交往规范之间的差异。

从家风和校风的关系来看,农村学校和农村家庭有着内在亲和性;从学校内的日常交往来看,农村学校和村庄社会有着内在的亲和性。这种亲和性实际上说明了生源是具有社会属性的。它说明了一个朴素的道理,那就是学生或者生源并不是一个抽象的同质的“物”,而是实实在在存在于一定社会结构中的异质的人。因此教育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首先是个社会的问题。

上个月,笔者在北京市顺义区某个城郊村进行了为期20天的调查。在一间狭小拥挤的无照早餐店内,老板娘向我们讲起了关于孩子教育的事情。

老大今年15岁,在县里的私立中学上学,这是一所封闭式管理的学校。她告诉我们,虽然这所学校的教育水平在县里的公立中学之下,但比农村中学要好一些。如果要去县里的公立学校就读,就只能走读而不能寄宿。并且现在政策变了,要到县里上学必须要有县城的户口。虽然12年就在县城买了房子,但是没有户口。

小儿子今年8岁,小学在北京上,但在北京上不了初中。考虑到小儿子的教育问题,所以她决定回到县里生活,让小儿子也去私立学校读书。虽然收入比北京低,但是能照顾到孩子的教育问题。

为什么私立学校能够发展起来,其背后有深刻的结构性因素,它实际上是农民的教育困境的一个出口。

不同教育的不同排斥性

在前文中,我们看到城市的公立教育体系在某种程度上是排斥农村学生的,它一部分是一种社会排斥,另一部分是一种制度和经济排斥,这是我们在下文要论述的。

根据属地管理的原则,在既有的教育实践中,普遍采取一种划片招生的制度。作为这个制度的具体组成,必然会有一些学校的准入制度,这些制度在大部分时候都和户籍制度联系在一起,或者以“学区房”这样的形式与房产联系在一起(户籍和房产也很大程度上联系在一起)。就比如老板娘如果想要让孩子进入县里的公立学校,就必须在县里有房,政策改变后还必须有县城的户口。

在教育资源紧缺的情况下,这样的制度安排有它的内在合理性,从生源与学校的亲和性的角度来理解,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情况下,它又是一种对教育资源的垄断。

再者,农民想要进入城里就读,是要支付很大的经济成本的。一方面是生活成本,在中西部农村,上大学对于家庭而言是巨大的经济负担,实际上进入城里的中学读书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另外,许多城市学校是没有寄宿制的,孩子只能走读,而买房或租房,再或者家长进城照顾孩子,哪一项对农民家庭来说都是巨大问题。正如长江中学附近乡镇的农民,都是不希望学校搬走的,因为如果长江中学搬到城里去,那么上学远了,上学贵了,孩子也没人照顾了。

城里的学校上不去,那在农村上学呢?实际上,农村的教育体系,对于农民来说实际上也是“排斥”的。

经过撤点并校的浪潮,小学教育从村退守到镇一级;近年来,由于生源减少等许多原因,中学教育从镇一级退守到县一级。这种现象是切实发生的,也为许多学者所注意到,不管是高度抽象的“文字上移”,还是贴近现象的“中学县城化”,这些概念无不是对这一现象的概括。那么,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教育资源实际上是一种几乎真空的状态。并且,优质教育资源长期为城市的学校所占有,农村中学普遍面临着各种各样的困境,教育质量和水平都有较大的下滑,多有“江河日下”的感觉。

农村中学普遍面临各种各样的困境(图/视觉中国)

而且,如果让孩子留在农村上学,父母往往都会面临这样一个抉择,是去大城市务工,还是留在家乡照顾孩子。前者,会面临隔代教育的问题,后者又有面临着收入减少的现实压力。对于农民而言,这是一个两难的境地。

私立学校一方面没有对农村学生的准入障碍,另一方面又提供了比农村中学更好的教育资源。并且私立学校普遍实行寄宿制和封闭式管理,学生也以农村学生为主,因此它有着比城市公立学校更好的对农村生源的亲和性。

但是我们看到,私立学校是一种市场行为,它有着强烈的自利性,不可避免地会导致教育的异化。并且,私立学校毕竟位于城市,进入它的成本虽然较城市公立学校低得多,但也比在农村中学读书高得多,不是每个家庭能承受的。

在既有的学术研究中,教育的社会属性或多或少是被忽略的,反之强调的是它作为一种人力资源的属性。从人力资源生产的视角出发,必然会强调资源的合理配置,那么必然会强调资源的流动。这种简单的视角,无疑是不能理解教育问题的深刻复杂性的。

在这种视角下,城乡间的教育不公平问题就是简单的资源不平等,或者体制不畅通的问题。可事实哪有这么简单呢?教育是人的“塑造”,而不是简单的物的“生产”,教育是一个互动的过程,其主体是多元的复杂的,而不是被动地接受雕琢。生源是双重性的,既有人力资源性,又有政治社会性。

现有教育实践中的所谓 “城乡教育一体化”,实际上就是被包装了的“教育城市化”。农村教育的城市化,必须要以乡土社会的城市化,农村家庭模式的完全城市化为前提。

长江中学一位曾长期在初中任教的老师向我们表达了他的心声。他认为,现在农村的初中毕业生,成绩和学习习惯都大不如前,其背后原因是“素质教育”的推行。以前,农村的初中以成绩为导向,老师对学生管理非常严格。现在推行素质教育了,淡化了成绩导向,导致现在学校和老师对学生成绩的要求变松了。可农村哪来的条件推行素质教育,到头来,学生既没有培养出所谓素质,也没有好的学习成绩和学习习惯。

这正是长江中学许多老师的心声。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素质教育本身就是对城市教育模式的一种反映,是与乡土社会和农民家庭教育模式不相合的。

在北京顺义的那个城中村,一位外来务工人员表达了她的辛酸。因为大儿子的辍学,她和丈夫格外注重小女儿的教育。他们每个月花大量的钱给女儿报补习班,可还是不见成效。访谈之余,她向我们反复询问一种“左脑开发”补习班是否靠谱。临走时,她告诉我们,自己文化水平较低,没办法辅导女儿的学业,学校里老师很多题都不会讲清楚,能否要我们的微信,方便以后向我们请教女儿不会的题。这是许多农民工家庭对城市教育体系挣扎适应的一个缩影。

农村生源流失不是单纯的人力资源问题

现在的许多农村中学和县城中学都面临着严重的生源流失问题,学者们也都关注到了这个问题。

生源作为一种人力资源,好的生源能够促进学校发展,使学校吸纳更多优质的生源;而生源质量下降,会使学校发展受影响,从而造成优质生源的进一步流失。这样的“良性循环”与“恶性循环”在教育实践中是相当朴素的道理。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不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雪球效应”,而是什么样的因素使得这个雪球停下来并且倒转,从而使得良性循环变为恶性循环。

如果单纯从生源的人力资源属性角度来分析这一个问题,就会陷入这样一种思维困境,那就是这种现象或者是由于城市中学教育资源的集中,从而吸收周围县域的优质生源而导致的,或者是由于农村中学与县城中学的没落,从而丧失对优质生源的吸引力。

但是这样的观点与经验并不是那么契合,城市的教育资源集中是早就存在的事实,并不是近几年的事情。况且近些年来,政府对县城中学的投资,不可谓不大。就以笔者调研的长江中学为例,该市两所省重点,以高考成绩作为指标,最辉煌的年代反而不是现在。但是近几年来,长江中学附近乡镇的许多优秀学生却去到这两所省重点上学。而农村中学与县城中学的没落,其实更应该是生源流失的结果。

从生源的社会属性来看,生源并不是任意流动的资源,而是黏着于一定的社会结构之上的。生源流失的背后有着深刻的结构性因素在影响,实际上反映了农村的社会分化和农民的教育需求的转变。

以往的农村社会是低度分化的,不同家庭的教育模式也是差不多的,因此对于学校教育的需求是差不多的。那时候,就算是成绩很好的学生,也会觉得去镇上读书与去城里读书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正是农村中学得以留住大部分农村学生的原因之一。

而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和转型,农村家庭对于教育的需求出现了分化。一部分经济条件教好,文化水平较高的农民,开始更加重视子女的教育。在这些家庭中,家庭教育不再是缺位的,而是像城市家庭教育开始显示出“在场”的特性。部分家庭也能够为子女教育承担更多的经济成本。

长江中学的陪读生宿舍的修建,就反映了农民教育需求的变化和由此产生的需求的多样化。

历史上,长江中学和大部分农村中学一样,主要学生都是寄宿的。虽然也有少部分家长陪读,但是大部分都是在高三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段陪读一小段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陪读的家长越来越多,而且许多都是长期陪读。为了不破坏学校的封闭式管理,也为了学生的安全,学校在2015年修建了陪读生公寓。

在陪读生公寓里,我们访谈了一部分家长。有的是爷爷奶奶陪读,有的是爸爸妈妈陪读。有的陪读就是单纯为了照顾孩子生活,让孩子专心学习,有的还会督促孩子的学习,甚至辅导孩子的学习。这说明,部分家庭为了孩子的教育,已经开始重新配置家庭的劳动力,这需要巨大的经济成本。同时,在许多家庭中,家庭教育开始“回归“,家庭更多地介入孩子的学习中去。

当然,也有很多家庭还是老样子。正如我们访谈的一户农家,爷爷奶奶在家务农,父母在市里的工厂上班,拿着微薄的工资。当我们问到为什么要让孩子去长江中学上学时,爷爷告诉我们,因为近,来回方便,也熟悉学校,生活成本也低,花钱少。这家很不希望长江中学搬到市里,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意味着巨大的经济开支。

我们看到,由于城镇化的进程,农村中学和县城中学开始丧失对一部分农村生源的亲和性,并且这一部分学生有着更好的家庭教育,往往都是比较优秀的学生。这一部分生源的流失,加之农村生源数量的整体减少,直接导致了农村中学和县城中学生源质量的下降,并且产生了一个恶性循环。

资料图:视觉中国

在许多地方,这一个过程是渐进发生的,因此不是那么容易被察觉,但是在长江中学,这个过程却以一种特殊的方式突然“跳跃式”地发生了。

长江中学所面临的生源流失,与学校发展进程的一件大事息息相关。2011年,长江中学所在的乡镇被划入开发区,相应地,依据划片招生的政策,长江中学的招生范围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长江中学原先在附近的几个乡镇招生,作为一所农村中学,它与这个招生片区的生源有着天然的亲和性,因而能够获得稳定的优质生源。然而,现在的招生片区变成了开发区,是城区和近郊区。这个片区的生源是与城市学校相亲和的,因而在这个地方招生,长江中学是完全没有竞争力的。许多开发区来的同学告诉我们,他们是因为分数上不了城市的学校,才来长江中学的。

开发区的学生,很多宁愿去高考成绩远不如长江中学的几所城区高中,也不愿意来长江中学,现在这些学校的中考招生分数线普遍都比长江中学高几十分。长江中学在教育实践中,也朴素地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因而在托管之初,便积极向上级争取保持原有的招生片区。现在,长江中学和县一中共同在周围的几个乡镇招生,在这一区域内,两所学校的生源保卫战打得那是一个轰轰烈烈、艰苦卓绝。

实际上这种普遍的生源流失的问题,是中国社会结构,特别是农村的社会结构发生变动的一个结果。我们不能仅仅从“生源市场”这一视角来看待这一问题,而是要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看待它,这样才能全面深刻地理解这一问题,才能从根本上破解这一问题。

生源流失后,如何有效激励农村教师

随着生源的流失,长江中学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这些问题也是其他面临生源流失的中学所共同面对的。其中为笔者注意到,并且让笔者深深担心的问题,是对农村中学教师如何有效激励的问题。

我们看待农村中学的师资队伍,传统的思维是说教师队伍的水平相较于城市学校而言要差一些。这的确是一个事实,但是我们看到,正是这样一支我们想来水平不那么高的师资队伍,在历史上却取得了相当优秀的成绩。实际上我们说,与所谓的学术水平相比,我们可能更需要的是农村教师的认真负责。长江中学能在历史上取得比较辉煌的成绩,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教师的认真负责,这也正是长江中学优良校风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据笔者了解,在一些城市中学和私立中学,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当完善的以奖惩机制为主体的正式激励机制。然而这样的正式激励机制,在大部分的农村中学和县城中学,这样的激励机制是不太可行的。

传统的乡土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大家彼此之间都很熟悉。位于这个乡土社会中的农村中学和县城中学,不可避免也会是这个样子。就像长江中学的老师,大部分都来自于周围的乡镇,很多还是同村乃至亲戚关系。再加上事业编制的缘故,教师队伍是相对稳定的,变来变去还是那些人,因此更加深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那么我们可以将农村中学理解为一个关系的网络,在这个网络中,大家的关系并不都是简单的“公对公”的关系,很多时候是“私对私”“私对公”的这么一个关系。在这么一个关系网络中,要想建立正式的奖惩机制,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

事实上,农村中学的教师激励靠的并不是这样的正式机制,而是别的东西,一方面,靠的正是这种关系。农村中学内,不仅老师之间有着紧密的社会联系,老师和学生之间也有着这样那样的社会联系。在这种社会关系中,天然就有一种责任和感情存在,因而教师天然就有一种责任感。另一方面,农村中学所取得的成就,能让教师有着十分强烈的获得感。笔者有一点感性认识,农村教师更多时候并不是一个经济理性的人,而是一个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

农村教师更像是一个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人(图/视觉中国)

但是现在这种激励机制却面临着失效的问题。一个是乡土社会的转型,本身的社会关系就开始淡化。更为主要的是,一些新的年轻老师进入农村学校,他们很多都是外地人,这样就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原有的社会关系,那么这种关系的激励机制很大程度上失效了。

长江中学一位优秀的年轻地理教师,因为爱人的原因在长江中学工作,但是一直有回到家乡任教的打算。长江中学为了留住这位老师,只能开出比其他老师高一些的工资。对于年轻教师,农村中学留住他们已经很难,更别提有效的激励。随着市教育系统统一招考制度的实施,长江中学将会迎来更多外地的年轻教师,这一问题将会越来越凸显。另一方面,学校由于生源流失而带来了恶性循环,老师们缺乏获得感。长江中学的许多老师都觉得,现在的学生素质太差,教得太累,也觉得教不出什么东西。

传统激励机制失效了,但是由于社会关系依然存在,正式的激励机制又难以进入。面对这样的情况,必须要有深入的制度创新。

其实把视野放开一些去看,不仅学校内部,学校和教育系统之间也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尤其是在县域内,县教育行政部门和县一中的关系不可谓不密切,县一中往往是县教育局的“亲儿子”。很多县教育局的领导,有在县中学任教、任职的经历,或者是其他各种形式的关系。县教育行政部门和县一中的这种关系,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县域内的教育资源的配置。这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结语

现在我们再来看农民的教育处境,近乎处于一种“进不了城,又返不了乡”的境地。虽然总比曾经那种完全没有教育,那种“放羊、娶媳妇、生娃、放羊……”的死循环要好上千万倍,但我们还是认为,农民现在于教育上面临的是一个相当大的困境,农民渴望能有更好的教育。

农村的教育,随着中国的城市化进程,终归是要城市化的,但是这是许多年、许多代以后的事了。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比较好的家庭,已经开始去到城市上学。但是对于绝大多数农村学生而言,到大城市上学,融入城市的教育体系,仍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

前面已经说过,教育模式的城市化,当以家庭模式的完全城市化为前提,以乡土社会的大转变为前提。在现阶段,大部分的农村家庭还是传统的,乡土社会也没有到完全转变的时候。城市在现阶段,还不能成为农民教育的归宿。但是,我们看到,农村中学现在的发展已是死局,中学在农村已经很难生存下去了,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进程。

虽然私立教育以市场为导向,一定程度上暗合了农民的教育需求,但正如许多学者早已指出的那样,这绝不会是理想的出路,为此,县城必须办好中学。县域对于农民而言,具有深刻的社会意义。县城中学对于县域内的农村生源而言,同样具有内在的亲和性。要整合县域内的教育资源,在县域内布局完整的教育生态,以适应农民业已分化的教育需求。最终要实现农村教育的渐进的、在地化的城市化,这是和中国城市化的进程相契合的。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讲,要深刻认识到生源的二重性,不能一味地从人力资源性的角度来理解生源问题,不能仅仅强调生源与教育资源的流动,也不能幻想仅仅通过教育资源的投入来解决生源流失的问题。虽然在教育实践中,有许多人认识到了生源是有社会属性的,但只是简单地把它们当作具体的零散问题而不加重视。

我们要充分认识到生源问题,教育问题是与社会结构密切相关的,我们要将教育问题放置在战略的高度来考量。要深刻理解农民的教育困境与心声,要将破解农民教育困境、实现教育公平作为目标。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联系QQ: 83974897、865774072,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欢迎同类网站与本站交换连接! 
 
版权所有:中国校长网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服务热线:0351-3086138  QQ: 83974897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036号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