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家教频道 > 美文共赏 > 正文 返回首页
春天的情愫
黄亚洲
www.zgxzw.com  2019/3/29 10:59:30
分享到:

春天情窦初开

春天从河里蹿上了岸。

她刚才在水里玩累了,她与花瓣、小鱼、蝌蚪玩了很久。一只鸭子也参与了游戏。这只鸭子当然是从“春江水暖鸭先知”那群里跑出来的。

现在,春天挤进了风的里面,她的新花样真多,一忽儿把右岸的一群树吹成鹅黄,一忽儿又把左岸的一群树吹成粉红。

她还问我,要不要钻进我的爱情里面去。她想在我爱的眼睛里,制作一场春雨,在我爱的嘴唇上,绽放一些桃花。她心真好,她想让我的爱情,尽快燕子筑巢。

最后,飞过校园围墙的时候,她停了下来,一会儿变成新书包,一会儿变作花裙子,一会儿,变为朗诵李白与杜甫的整齐的声音。

甚至,她选了一张课桌坐下,甚至,大胆举手提问。她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们大家,都这么喜欢我。

我是老师,我就把正确答案告诉这位情窦初开的学生吧:天下最美的爱情,就是明知故问。

小芽苞,你还等待什么呢

小芽苞,你还等待什么呢,阳光已经那么暖和了,天又这么蓝,改邪归正的风这么耐心,一遍又一遍抚摸你;尖牙利嘴的甲虫们都还没有醒来,你还等待什么呢?

小芽苞,你缩在枝头的顶端,脸埋得这么深,连小脖子都不露出一点点,小芽苞你担心得我心都碎了。

小芽苞,如果你连我的目光都害怕,那我可以马上转身下山,我只委托耐心的风抚摸你,他刚从冬天的监狱释放,已经保证不做坏事,并且,也补办了春天的身份证。

小芽苞,你既然没有别的枝头可以栖身,那就咬咬牙,开放一次吧——或许,会有一只比较负责任的蜜蜂,陪你到秋天。

我要去断桥了

春天来了,我把一只黄莺投向空中,用视线拉着,我一并拉动了朝霞。

桃花是朝霞的倒影。从断桥一直到孤山,她们一齐吹奏蜜蜂的小号。

杭州的地气动了。嫩绿色鹅黄色从全城蹿起,又沿着树干,爬上树梢——不张狂的,不叫生命!

春天来了。摩肩接踵,灵隐的香客与岳庙的游人,谁不满揣希望。希望,都是春风吹又生的东西!

我投入空中的黄莺,再度飞回我的胸膛,我要她啄出往年的虫蛹。谁说我腐朽了我跟谁急!

地气动了。甚至,我要挟上许仙的雨伞,去断桥找白娘子了!而且我要发誓,决不水漫金山!

春天全数回来了

春天这把湿漉漉的泥土,终于叫燕子一点一点地全给衔回来了!

柳条上的嫩芽,这蛇的舌叉,湿漉漉地一齐抖动。

我照例坐在西子湖边,看这盆琼浆玉液,慢慢煲热。一只幼蜂,一会儿走过花丛,一会儿走过我,思忖着,把自己的爱和仇恨,分配给谁!

蚯蚓一旦拱破地面,鱼就紧张。鱼的记忆力不好,总是忘记那些蚯蚓善与人类合谋,甚至献身!

春天全数回来了,花朵与陷阱一齐开放。

新燕那把还没开锋的剪刀,会不会不小心,剪碎了我的希望?

柳浪闻莺

小时候玩皮弹弓那会儿,就翻弄过这群柳树的发辫,寻觅鸟窝。

浪花翻腾处,总会看见“日中不再战”石碑这柱瘦瘦的礁石。每次,我都会像鸟儿,惊叫一声。

长大了,喜欢捧着书,顶着柳浪踱步。这时候就希望有黄莺儿,把单词,一粒粒给我啄来。如果黄莺儿变作了凤凰,你就会知道,那时节,我多么想考上状元。

再长大,还是这里的常客。悄悄慌乱的,是少年的心,总是想躲在这里梳理一番。这里有太多的绿颜色的梳子。

不是想着战争,不是想着和平,那都是离少年更远的一些事情。

显然,一个少年,怀上了春。柳浪是一种旋律。爱情这东西容易受惊,它是柳枝深处,那只最小的黄莺。

黄莺儿知道,这柳丝一根一根的,全是丘比特的箭。杭州城大多数的少男少女,都在这里,受过刑。

杭州皋亭,观桃节

桃花会在哪里等我,在三月的屋后,还是四月的门边?

如今她看我,会不会像看一个陌生人,看我黄昏的目光里,竟然摆动了这么多的鱼尾纹?

桃花会在哪里等我,少女的那种羞涩,还是不是她的眼神?

在这个叫作皋亭的田园,她拉起我的手,是例行公事,还是意切情真?

我是倏然之间回到少年的,我认出来了,这些红的、紫的、粉的、白的,其实都是我往昔的情人!

四百个桃花品种竟然争先恐后吻我,相信今天,一个老诗人的桃花运,有可能异彩纷呈!

自唐至清一百余首咏桃诗,皋亭都拿得出。这些诗,全在今天向蜜蜂迎亲,大小蝴蝶做了伴娘与宾朋。

我明白,大画家王蒙是在此隐居与终老的。皋亭是一幅画,元代就有了结论。他画里的花,也像美丽的人儿,一株株都会探出墙门。

我穿过最后一片桃花林的时候,哭了。

我怎么会丢了那么多的童年、少年与青年?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输给了一只小小的蜜蜂!

住宿同家乡村花园

住宿于同家乡村,就像是宿在花瓣与花蕊的中间。

邻居是一位忙于装修的蜜蜂,好像春天还没有全面完工。

我们晃晃悠悠,从这一丛花走到那一丛花,步姿免不了依照蝴蝶的示范。

湖水中央,那座亮晶晶的油菜花小岛,是不是天上的那轮金太阳在照镜子?它看着自己,有点臭美。而大棚里,那一畦畦正在滴灌豆浆的草莓,总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浑身飘香;其实,我知道,这是一群成长中的少女。

春天的写作应当是这样的:当风以若无若有的轻佻走过乡野,而一朵花,及时,抖动了一下瓣叶;一篇抒情散文,就完成了!

这座花园,还有另外一朵奇异的花,叫作《同家》杂志。打开它你手势要轻,不小心,花粉溅你一脸!

就让我睡在花瓣与花蕊之间吧,今夜,好在,装修的蜜蜂已经收工,她很守时。

为了用一只枕芯引导我入梦,春天已把她全部的植物,磨成了粉,装进枕芯。没法子,在这样的夜晚,我只能,梦见情人。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29日 15版)  作者:黄亚洲)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来电(0351-3086138)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一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报告
·一栋沉睡校舍的“争夺战”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顾与“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学生导演电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传
·全国高等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陪读高考
·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试卷”
·高校科研辅助人员生存隐忧
·留学生找枪手考托福面临重刑 替考者多为在校生
·一长江学者被50万元“绊倒”
·今天的教育乱象,何尝不是90年代忽视教育的报应
·别了,数学界的“老顽童”
 教育时评
·贫困生补助金睡大觉 良心和责任也在酣睡
·优化大学教师薪酬结构很有必要
·校庆回归本分,大学精神才能行稳致远
·“优质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赢?
·丰裕社会下,别让童年变成名利场
·让传销式“感恩教育”远离校园
·“教师工资不低于公务员”,何时无需一再重申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延揽大学者 更应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还须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约束“高薪挖人”能否终结高校教师孔雀东南飞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校长网  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服务热线:0351-3086138  QQ: 83974897 865774072 新浪UC:zgxzw888@163.com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  教育网址
国家信息产业部ICP备案: 晋ICP证0500268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晋公网安备 14010602060036号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