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频道 | 教师频道 | 教育网址 | 网站导航 | 简体中文
   中国校长网 > 招考频道 > 培训 公务员考试 > 正文 返回首页
西安“培训班退费难”调查:家长要退费,跑多个部门没结果
www.zgxzw.com  2021-10-28 8:53:07  来源:华商报
在“双减”政策的重拳之下,不少教培机构纷纷关停或已提前退场。还有一些野蛮生长多年的机构不愿善后,留下一堆退费难的“烂摊子”,让家长和学员有苦难言。
今年8月至今,华商报新闻热线029-88880000接连收到家长关于培训机构退费难的投诉。根据这些线索,华商报记者统计发现,退费约涉及26个学科类培训班,家长3200多人,金额4194万元左右;4个非学科类培训班,家长600多人,金额630万元左右。
华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自8月以来,华商报新闻热线收到的培训机构退费难线索涉及西安碑林、新城、未央、灞桥、莲湖、长安、雁塔及经开、高新等9个城区、开发区。
但走访时,几乎各区的家长都在与培训机构退费难相关的教育、市场监管以及公安、法院等部门间“循环回到起点”。尽管工作人员态度不错,也十分耐心,但只要涉及协调退费等关键问题,家长们往往得到的是“去另一个部门”的回复,常常面对的是从教育部门开始投诉、最后又回到“去教育部门投诉”的尴尬。
经开区
■家长投诉:育想家艺趣中心
10月9日,华商报新闻热线收到家长投诉,称凤城十一路文景广场育想家艺趣中心突然闭店,在其平台营业的美华少儿英语、小国王演说俱乐部两家培训机构也一同“失联”,家长退费无门。
有家长说:“今年5月底,培训机构仍在让续费,没想到国庆后,机构关门、负责人不接电话,不少家长把2022年的学费都交了,一节课没上就……”
10月12日,华商报记者在育想家艺趣中心看到,其内部培训机构大门紧锁,已无工作人员。
■维权进展:教育局说不推脱 但又说由市场监管部门牵头
遭遇该机构退费难问题的家长前往经开教育局,一工作人员说:“教育局给培训机构办教学许可证,是规范教学行为、内容的,不涉及收退费。办了教学许可证再到市场监管部门办理营业执照才可经营,因此钱的问题确实该由工商部门(市场监管)来负责。”
有家长问:无证培训机构咋办?工作人员说:“我们只监管有证机构,无证得靠投诉。”
当家长提出希望教育部门联系市场监管部门协调退费时,该工作人员说:“我们已下工作联系单,还会再下。但关于退费,省上有文件是我们协助它(市场监管部门)。我们不推脱,会协助调查相应情况。”同时,该工作人员还向大家出示了一份落款为“2021年9月7日、末尾有‘不对外公开’字样的一份红头文件,指着“培训机构收退费、合同纠纷由市场监管部门牵头处理”等内容给家长们看,同时要求家长不能拍照。
与家长的对话中,该工作人员多次提到“教育局没有执法权”而“市场监管部门有执法权”。
家长们还一同前往文景路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也十分热心。在家长提出像育想家这样的平台,经营范围没有教育培训,应属市场监管部门监管时,工作人员问:“教育部门怎么说?我们也不是完全不管,该履行的职责也履行了。”
他还提到:“9月30日快下班时,该机构一经理曾向市场监管人员反映称自己被解聘,公司资不抵债,经营不下去了。10月9日上班第一天,工作人员出现场,发现机构关门并立即将其列入‘异常经营名单’,企业公户的钱只能进不能出。”
该工作人员也向家长们出示了2021年8月4日陕西省教育厅办公室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管理通知的文件,其中“各市(区)、县(市、区)教育行政部门要指导和督促停课机构组织好退费工作,优化退费流程,保证渠道畅通,稳妥做好退费工作,妥善处理退费纠纷”的内容用黑笔标出。
但家长提到教育局有一份最新文件,称退费由市场监管部门牵头处理时,该工作人员说:“那是不是我们市场监管的上级部门也该给我们出一个最新的文件?我现在给你们看的这份文件是教育厅发的,你看该谁管?”
在公安经开分局明光路派出所,因值班民警出警,经近半小时等待后,民警回复说:“这属于经济纠纷,不犯罪,不是我们管辖范围。”经家长们强烈要求,该民警帮助拨打了育想家平台一负责人电话,并告知对方好好协商。
25日,一家长对华商报记者说,在经开教育局的介入下,另一英语培训机构已同意美华少儿英语剩余课时极少(家长估计剩余课时不到10个)的家长“置换”课程,但部分家长因与之前的授课模式差异较大,上了一节课就不愿再上。
同时,经协调,育想家艺趣中心平台下其他几家正常营业的培训机构也为小国王演说俱乐部的家长们提供了“消课”方案,但有机构提出,若本就是该机构会员需要续费才能消课5节。
家长说:“感觉就是可行性非常不好的置换课方案。”
高新区
■家长投诉:乐桥英语星球
9月中旬起,华商报新闻热线收到高新区家长关于乐桥英语星球培训机构关门、失联,退费无门的投诉。
家长们说:“8月,乐桥英语星球以搬家为由暂停课程,并通知家长,9月在太白南路悦熙广场的新校址开课。但9月开学后,老校址、新校址都没课上,家长也退费无门。”有家长说:“直到2021年5月,机构还在续费招生,并有续费时间越长越优惠等活动。”
10月13日上午,华商报记者在高新区唐延路乐桥英语星球看到,该机构仍悬挂着“EnglishPlanet”的牌匾,但机构大门紧闭,室内摆满各种纸箱,部分教具也凌乱地摊在地上。
■维权进展:教育局让找经侦 经侦让把教育局的人带上过来
在高新区教育局,得知家长续课时间多为一年甚至两年时,一工作人员说:“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培训机构一次只能收3个月的费用。”但对家长“哪些机构一次只收3个月的费用”等疑问没有回复。
有工作人员说:“学费中已上课的部分按经济纠纷起诉;已交费未上课部分,到经侦大队报警。”当家长问:“请问教育局能确定经侦会受理未上课部分的费用吗?”工作人员则说:“我们不确定能不能受理,但可以给家长们一个思路。”
家长问:“该机构将教学许可证、营业执照、教师资格证等挂了一墙,所以家长才信任机构。那么教育部门在办完证后,对机构就没有监管责任吗?如果有怎么监管呢?”一工作人员说:“教育局是抽查。”
另一工作人员岔开话题说:“家长到教育局就是要钱来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教育局的帮助下,让机构的法定代表人出面与大家协商退费,如果联系不上就只能走司法程序。”
在家长们的要求下,工作人员提供了该机构法定代表人的住址和身份信息,但对家长提出的能否给经侦大队联系方式或进行现场联系等,对方自始至终都说没有电话。
西安市市场监管局高新分局消保站一工作人员说:“你们投诉的这一机构,是因该企业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导致退费难。对市场监管部门来说已处理了前半部分,并将该企业列入经营异常名录,退费是教育局的事情。”
家长们致电高新分局经侦大队,一工作人员称:“培训机构退费的问题找法院。”
家长称是教育局工作人员让找经侦大队的,该工作人员打断说:“教育局让过来找经侦,教育局必须过来人。”家长又简述了培训机构以搬家为由欺骗家长,该工作人员再次说:“那叫教育局的人跟你们一起过来吧!”
未央区
■家长投诉:优胜教育
8月下旬以来,华商报新闻热线收到多条优胜教育各校区家长的投诉,称机构关门,负责人失联,家长退费无门。
■维权进展:法院让先联系教育局 由教育局与法院沟通
近日,优胜教育西航校区部分家长再次前往未央区教育局。有家长问:“校外培训机构不是一次不能收费超过3个月吗?但优胜教育是跨年收的,教育部门能否以违规为由,要求机构退还多收的费用呢?”
一工作人员说:“这是机构利用家长占小便宜的心理做的促销,”随后继续说,“其实现在最快速、最见效的方法就是公安将人抓来。”但当家长反问以什么理由让公安抓人时,该工作人员问:“是不是你们报案他们不受理?”
此后,该工作人员说:“教育局对企业的最高处罚就是停业整顿。要是教育局现在吊销该机构的教学许可证,家长连教育局都找不上了,当然教育局现在不会这么做。”
与家长“周旋”许久后,该工作人员主动与未央区法院联系,最终告知家长:“目前,该培训机构共32名家长起诉,法定代表人已经应诉,本周内将复核此前家长们自行填写的退费金额,法官建议尽量诉前调解。”
10月25日,有家长对华商报记者说,目前该机构法定代表人对于家长提供的自行接龙退费金额不认可,且不配合提供相关证据。未央区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正逐一核实家长们的缴费证据和退费金额。
近日,经开区一部分遭遇机构退费难的家长前往未央区人民法院,但诉讼服务中心申请诉前调解司法确认的工作人员说:“不能立案。我们收到的通知是:先联系教育局,由教育局与法院沟通。”
当家长提到优胜教育此前已立案时,工作人员说:“之前立过一批,后续都退回去了。我们接到的通知是这样的,只要涉及‘双减’都立不了案,家长先去教育局登记处理,他们会负责的。”
灞桥区
■家长投诉:智优教育
在灞桥区纺四路十字,智优教育的门头十分醒目,如今一楼入口处的玻璃门内已贴出“招租”信息,家长们说这家培训机构关门失联了。
市民王女士的孩子今年上初二,之前一直在这家机构补课,暑假前她给孩子续费16700多元购买了200课时语数外三课的费用。暑假7月份正常上课,8月份就没有再上课,机构甚至没有通知家长改上网课就直接关门。
拓先生表示,他是孩子高一升高二时报了数学班课,30个课时3750元。耗去10课时后因分科暂停上课,他7月26日便向学校申请退款,校方说退款需要一个月,结果到了8月底发现学校联系不上了,机构人去楼空。
■维权进展:投诉无果 不少家长已经向法院起诉
华商报记者前往灞桥区教育局职成科了解情况,一工作人员介绍,前期已接到多位家长反映,他们也前去调查过,这家机构没有在灞桥区办理相关证件,据他们了解该机构注册地在新城区,对于来投诉的家长他们建议最好走法律途径。工作人员还语重心长地提醒一定要选择正规校外培训机构,也不要一次交超过3个月培训费,选择培训机构最好在政府网站看看是否正规。工作人员表示,教育部门主要对培训机构教学工作指导,要求无证机构不得办学,但没有权利关停公司。
辗转找到该机构注册地的新城区华东数码城,商场工作人员坦言智优教育在此办公大概两三年时间,今年4月从此撤离,具体搬到哪他们也不清楚。在轻工市场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明确,市场监管部门已经将其列入异常经营名录,列异后这家公司贷款或动用资金会受阻,直到移出异常名录。
据联络各位家长的另一位王姓家长表示,孩子报了70课时,交费13400元,在7月底还上了最后一节课,剩余30多课时。
据了解,进入维权家长群的家长有123位,10月14日,家长们发起了接龙,两三天时间有86位家长参与,金额超过75万元。有不少家长表示,由于一直无法找到该机构的负责人,多位家长已经向法院起诉。
长安区
■家长投诉:西安朴新杨健文化培训中心
西安朴新杨健文化培训中心在长安区不止一个校区,这个秋季开学时,澳堡时代校区的学生们就再也没有上课,到了国庆前后彻底关门了。校区大门贴出通知:从9月28日起,朴新教育澳堡时代校区办公地点改至金堆城校区,如有问题转至金堆城咨询。多位家长反映,这学期开学后孩子没时间再进行校外补课。
国庆收假期后,家长陆续到金堆城校区确认剩余课时,打印交费单据。10月13日上午,家长们来到金堆城校区希望退费,但看到大门紧闭。当天来了多位家长,华商报记者统计了一下票据,8名家长除去已上课程,共计2万多元的费用需退。
■维权进展:部分家长称剩余课时已退费
长安区教育局一工作人员对前来反映问题的家长表示,教育局已成立了双减办集中处理问题,会积极协调,联系机构尽快给家长正面回复,积极退费。如果一直不能退款,家长们也可起诉机构,走法律途径来维权。
从教育局一出来,负责长安各校区的负责人电话回复,对于之前的学生,首先可以转为线上课,确实不愿意上网课的,可以申请退费,并要求各校区按照规定时间上班,必须有人接待家长,家长们可以随后去金堆城校区领退费单,今年年底前完成退费。
家长们在长安区法院诉讼服务中心了解到,他们可受理机构拒不退费的诉讼,如果一直没有退费需每人单独起诉。
10月22日,部分家长想华商报记者反馈,称剩余没上的课时费已经退了。
雁塔区
■家长投诉:新文达教育
近日,华商报热线接到新文达教育西安、咸阳多个校区的家长反映,机构国庆假期前突然关门,让家长们交的学费不知道到哪退。
何女士的孩子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到今年初三,一直在新文达小寨校区上课。最近的一次是7月份交了6万多元,共计400个课时。
据了解,不仅是小寨校区,曲江校区、交大校区、钟楼校区、莲湖校区、咸阳校区等都有家长反映学校一夜关门。赵女士说她给上初二的孩子在曲江校区交了1.7万元80个课时的费用,只用掉了14个课时。9月最后一个周末还上了一次课,等到国庆收假,老师直接通知家长,学校欠他们工资,让家长和他们一起维权讨要工资和学费。
华商报记者前往小寨校区、曲江校区发现,全部大门紧闭,电话无人接听。
■维权进展:教育局称近期会出台方案 家长反映暂未见到
钟楼校区一老师说,自己今年1月入职,已3个月没发工资。根据家长们向西安经侦报案的材料,新文达西安分公司欠家长课时费约1500万元、欠老师工资约300万元。
在小寨市场监管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接到反映后也去机构查看过,在职责范围内已将机构列入异常名录。“市场监管执法也必须在法制框架内进行,我们没有权利对机构的人员控制。”
找到雁塔区教育局后,工作人员表示接到不少对新文达教育的投诉,他们只能协调小寨校区的投诉,新文达在雁塔注册的名称为文都启赋。他们15日已经联系上校区负责人,对方已经从北京返回西安,应该这几天就会出台后续方案在家长群公布,希望家长再稍微等待。
截至10月18日晚,家长们反映学校还未出台具体善后方案,“又建了一个新群,让家长再次填写信息,不知道什么情况。”一位家长表示。
此前雁塔区教育局表示,学校会在10月20日后向家长通知退费转学方案,但截至25日记者发稿,不仅小寨校区,曲江、钟楼等校区家长都表示未收到任何通知,也无法联系学校。
新城区
■家长投诉:巨人教育
今年7月,崔女士在巨人教育韩森寨培训点给孩子报了培训班,将近8000元的课一节课没上,8月听说要关门了。
9月1日上午,华商报记者陪同几名家长来到巨人教育明德门校区,看到原来上课的地方大门紧闭,已经没有工作人员,楼梯处留着巨人教育的广告。家长杨女士称,孩子开学上小学一年级,“孩子上半年在这里上过英语,5月底我预交了2000多元。后来教室关门了,老师也联系不上了。”
侯先生说孩子在这里上过语文、数学课程,5月底预交了5000多元,需要退费3370元。
8月31日,巨人教育在微信公众号发布“致巨人学员的一封信”,称“巨人学校由于经营困难,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之后让家长了登记了退费信息,但始终没有退费。
■维权进展:教育局称只能协调 能否退费要看机构情况
10月12日,华商报记者以市民身份来到新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说培训班跑路由教育局管,或者通过司法途径解决。“跑路了我们也联系不上人。”
记者联系到新城区教育局成教办,工作人员说,到培训机构所在地教育部门反映;教育局只能起到协调作用,帮家长联系培训机构负责人,能否退费要看培训机构的情况。
记者来到长乐中路派出所(管辖巨人教育韩森寨培训点),民警说,如果培训机构有营业执照,交费后上过课,因为经营原因跑路,不属于诈骗,属于经济纠纷,最好找法院起诉。
侯先生等家长将巨人教育起诉到法院,10月15日下午,新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法庭上,被告方委托代理人对于原告要求退费的事情表示尊重,也承认原告的诉讼请求是事实。被告方委托代理人希望家长能接受转课方案,不过原告坚持要求退费。法官表示当庭不再主持调解,7天后再行审理。
10月23日,侯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家长代表10月21日前去新城区人民法院,“法官问大家是否接受调解,也就是转课方案,课程有绘画、音乐、舞蹈等,大家都拒绝,最后的结果是下周出判决书。”
碑林区
■家长投诉:学乐英语、精锐教育
孟女士反映,今年3月在学乐英语给孩子报了班,课程是学前幼儿英语,交了两年的学费。“6月问上课的事情,老师说受疫情影响上不成;7月底放暑假了,老师说8月25日开学,但没有按时开学。”孟女士说,她所报名的学乐英语办公地点在碑林区伊顿公馆,9月1日发现人去楼空了。目前还有约2.5万元的课程费没有用完,学乐英语负责人说“公司账户一分钱没有”,目前已经联系不上负责人了。
“我是在精锐教育交大培训点给娃报的班,2020年8月一次交了8万多,一对一私教,现在有330节课没上完,差不多5万多元。”碑林区的黄女士说,“之前娃在这里补过英语、物理,现在高一,暑假一直在上课,9月上了一节课。国庆节后培训点关门了,人也联系不上。”
家长李女士说:“我家有3.6万元学费需要退,家长群里,需要退费的金额,还有10万的、8万的,也有几千元的。”
家长们成立了一个维权群,里面有近200人,“精锐教育交大培训点的老师也在群里,老师们说他们的工资也没发,也在维权。”李女士说,他们去了教育局,“教育局工作人员说,他们会同市场监管、公安等部门开会研究了,让家长等结果。”
■维权进展:教育局介入让家长等通知 家长称一直未得到答复
10月13日,华商报记者以市民身份来到碑林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说,国庆节前,十几名家长一起来反映过,碑林区副区长找5个部门联合开会,解决这个事。目前,市场监管局已经将学乐英语纳入企业经营者异常名录,做了最高限制。因为这个企业在跑路前几天还在收费,所以涉嫌诈骗,公安已经介入。
随后,记者来到碑林区教育局职成科,工作人员说,国庆节前多个部门在教育局现场开会研究,最后的结论是等公安部门10月20日出结果。
记者又来到接警的太白路派出所,值班民警说,由刑侦一组负责,有结果了会通知家长代表。
10月18日,华商报记者以市民的身份来到碑林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说可以起诉,并告知起诉流程、需准备资料等。工作人员说,能否退回学费不确定,要看案子审理情况。
10月23日,华商报记者从家长处了解到,一直没有得到上述相关部门的答复。
莲湖区
■家长投诉:轻轻教育
张女士反映,她在轻轻教育给孩子报了名,有线上私教也有线下上门私教。“2020年10月我花近4万元给孩子买了93次数学课,差不多还有1.4万元的课程费没用完,但现在这个机构已经跑路了。”
张女士说,该培训机构总部在上海,全国范围跑路。西安的办公地点在北大街凯爱大厦,现在已经关门了。根据张女士提供的微信截屏,轻轻教育在全国范围接龙退费的家长已有1.8万多人。
■维权进展:市场监管局、教育局建议“去法院起诉解决”
10月14日,华商报记者以市民身份来到莲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问了轻轻教育办公所在地后,说需要去北院门市场监督管理所反映。
在北院门市场监督管理所,工作人员查询后表示已将其纳入企业异常经营名录,并给记者看了网络投诉平台上关于该公司的记录:我单位因未发现该经营者在其登记的经营场所有实际经营,且该经营者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依据《企业经营者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已将其列入异常名录。工作人员说,目前发现该企业有注销行为,已建议投诉人通过司法权益维权。
随后,华商报记者来到莲湖区教育局职成科,工作人员再三表明教育局解决不了,建议“去法院起诉解决”。
10月14日下午,70多名家长来到西安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大家分别带着相应资料,需退费金额每人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一共约97万元。法制科警官负责接待了家长代表,指导家长如何书写报案材料后,说10月18日将报案材料交来,然后会联系上海警方,有进展会联系家长代表。
10月18日,家长代表将报案材料交至西安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10月19日,家长张女士说:“警官说接下来有消息会联系家长代表。”
10月18日,华商报记者以市民身份来到莲湖区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了起诉流程以及需要准备的资料,但能否受理案子还需要“看起诉资料”。
(原标题:《“西安培训班退费难”调查之一|家长要退费 跑多个部门没结果》)

 
分享到:
 

                                                               【打印】【关闭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转载自合法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信(zgxzw888@163.com,wan3160@163.com)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深度报道
 
 
 
 
 
 
 
 
 
 
 
 
 
 教育时评
 
 
 
 
 
 
 
 
 
 
 
 
 
 
 频道合作  欢迎同类网站交换链接
 山西招生考试网  河北省教育考试院  阳光高考信息平台  北京教育考试院  天津市教育招生考试院  内蒙古招生考试信息网  吉林省教育考试院  上海招考热线  江苏省教育考试院  浙江省教育考试网  福建省教育考试院  江西省教育考试院  山东省教育招生考试院  河南招生考试信息网  湖北教育考试网 
 

版权所有:校长  校长网  中国校长网    E-mail:zgxzw888@163.com  wan3160@163.com   QQ: 865774072  83974897 
网站简介  -  网站导航  -  广告服务  -  学校加盟  -  免责声明  -  网站建设  -  友情链接
晋ICP备05002688-1   晋公网安备14010602060038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 

CopyRight © www.zgxzw.com China Schoolmaster 2021